【櫻花行】Tokyo & Osaka, Japan

 

【櫻花行】

Tokyo & Osaka

Japan

 

 

前言:

 

因為東京和大阪的旅行主題皆是賞櫻,我在此便將2篇文章合併解說。

 

《櫻花行》是一篇刊載於《海外迴響》專欄、我寫的文章,在此作部份節錄。

那次旅行,我除了在東京停留數日之外,還去了鐮倉、熱海、富士山、

富士五湖、京都、奈良、廣島和宮島等地。

當時我的妹妹Innovette在日本留學,所以東京行就由她作東並擔任我的嚮導。

其他景點我採自助旅行方式,交通工具是搭乘新幹線及當地的公車與電車。

 

文章下半段是我們的家庭旅行。

成員有弟弟Tommy、弟媳Yanni、母親和我。

我們是純度假,參加了台灣出發的一個「山陰山陽」旅行團。

 

 


 

 


 

《櫻花行》- 東京 篇

 

櫻花常被用來作「日本」的代稱。

而日本人亦常取櫻花盛開時的那份燦爛及那份稍縱即逝的可貴來自我勉勵。

 

我搭乘華航,從吉隆坡出發到東京。

也真巧,在疏邦國際機場竟碰見永樂多斯。

一問之下,她和我搭同一班機。

這次我到日本,她回台灣看親戚。

我們約在香港過境時一起喝杯咖啡,

然而她身體一直不適,到中正機場時仍無長談機會。

 

當我抵達東京時已是晚間8時。

駕駛員報告:「東京氣溫攝氏7度。」

沒搞錯吧?我的媽呀!

像我這個來自赤道的人,身上僅有的一件毛衣千瘡百孔,徒具裝飾作用而已。

Ho,不冷死才怪!

 

東京的天氣十分怪異,一天晴一天雨,分配得相當公平。

電視裡的氣象報告亦十分準確。

通常你若看到大家拿傘,那天準下雨包沒錯。

 

我在東京的第一個早晨卻是個陽光普照的好天氣。

我、Innovette和一些朋友約好一起到上野公園去賞櫻。

 

 

粉紅色的花朵掛滿枝椏。

講究生活情趣的日本人就在櫻花樹下看書、喝酒、野餐或是唱歌,

他們讓那繽紛的花瓣如雪片似地落在髮上、肩上,真是美得詩意。

 

公園內亦有成群的鴿子,小孩們笨拙地撒出手中的爆玉米花。

有個老外的小孩卻把玉米花直往自己嘴裡塞,十分可愛。

 

上野公園旁的街道也是購物的好去處。

有賣手飾的,也有賣烤貝肉的,入夜之後,人們摩肩擦踵,

小販呼聲此起彼落,景象熱鬧非凡。

 


 

其實東京也可以算是古都。

自西元1603年起,它便一直是日本的政治、商業中心。

 

由護城河環繞的東京御院,一部份作為天皇的居所,一部份開放給民眾參觀。

巨大岩塊築成厚實的城牆,古松自隙縫中茁長壯大。

其建築物與中國唐代時的建築大同小異,日本人無形中保留了不少中華文化。

 

我揹著相機,獨自走向靖國神社。

這座「日本忠烈祠」是為了紀念陣亡戰士所建。

此時白櫻盛開,和平鴿自在地在石道上漫步。

一隊隊的日本旅行團,他們在小旗領導下,有秩序的在神社門前拍集體照。

我目不轉睛的觀察他們,感覺日本人十分有趣。

 

日本神社

 

越過街,我順路走進鳥千代公園。

沿著護城河有夾道的櫻花,和著冷冽的春風,

我不禁留連在那清甜的氛圍裡,久久不忍離去。

 

到東京賞櫻,另一個去處就是新宿御院。

這兒有幾百種類的櫻花,單瓣複瓣,紅的黃的紫的,

枝椏低垂,清香四溢。

 

櫻花樹下,落英繽紛

 


 

富士山

(Mount Fuji)

 

離開熱海後,我直驅富士山的御殿場。

沿途看到適才下課的日本女學生們吱吱喳喳不停地聊天,

帶蘋果紅的雙頰,青春又可愛。

 

整個車廂裡就塞滿她們的聲音。

而男生們則一個個沈默寡言,靜站一旁,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抵達御殿場時已是夜幕低垂。

一路上沒見到富士山的倩影,讓我有些悵惘。

 

 

我住進一家日式旅館,是一間古色古香的居所。

發黃的榻榻米,紅緞遮蓋著的長鏡臺,矮桌子,還擺設了一些「人形」(日本娃娃)!

 

女中告訴我,明晨起床,推開窗戶,即可望見富士山。

然後她替我舖床,這也是一門學問。

舖床,頭絕不可面北。

日本人相信,面向北睡是即將被「抬出去」的意思。

 

而后,我換上浴袍,走下吱吱咯咯的木板樓梯,在所謂的「風呂房」

享受一下「熱湯」。

 

(明信片,作者不明)

 

翌晨,我一醒來便迫不及待地推開窗子。

那富士山果然就豎立在我的面前。

 

或許是雲霧的關係,她嬌羞地替自己披上一襲灰色的晨褸。

淺灰的是天空,純白的是覆蓋她身上的白雪。

如此清麗脫俗,如此令人嘆為觀止!

我心想:待早飯用過,再來好好欣賞她吧。

 

然而扼腕的是,自從那「一面之緣」後,整天再也見不到她了!

 

於是我成了一個「追山」的人,失魂落魄地從御殿場趕到山中湖。

在寒冽的風中等待她的再度出現,然而期盼最終落空。

 

我內心不甘,就乾脆搭車直上到富士山頂的玉合目。

 

巴士車裡只有司機和我。

看著富士山由針葉林地帶升到草原地帶,而后是光禿禿、黑色的熔岩。

二合目、三合目,終於我們來到雪白的世界。

 

 

此地高處不勝寒,放眼盡是群山起伏。

有些白雪皚皚的山頭似在雲裡含笑,至此我心胸才為之開朗。

 

富士山頂還有一間漆成紅色的神社,映著白雪,十分美麗。

我在山中靜坐了一個鐘頭,方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大阪城

(Osaka Castle)

 

大阪城落成於1597年,它又被稱為「金城」或「錦城」。

大阪城、名古屋城和熊本城同為日本3大歷史古城。

在日本桃山時代,這裡是豐臣秀吉的居城,也是他們的政權所在地。

 

金碧輝煌的大阪城「天守閣」,在繁花襯托下,更彰顯出它的雍容華貴。

 

Osaka Castle

 

 

山陰山陽

(Chugoku, West Japan)

 

 

我們的「山陰山陽」行程從大阪出發,一路追著櫻花的芳蹤而行。

 

除了大阪城之外,我們曾在倉敷市老街逛街購物,也曾在松江城搭堀川遊覽船。

 

足立美術館、由志園、出雲大社,甚至各種大小神社,都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

 

 

 

「松江花鳥園」繁花似錦,各種奇異鳥類也令我們大開眼界。

特別是那些可愛的貓頭鷹,害我們買了一大堆相關的紀念品回家。

 

因為我們參加的是旅行團,每晚都是吃類似「滿漢全席」的日式豪華料理。

天天生魚片、蒸蛋和Miso湯,到最後我每想到晚餐就害怕。

因為我常年居住西方國家,日本料理實在不是我的菜。

有一次我聽導遊說,旅館附近有Dunkin’ Donuts,便和Yanni特地走了一段遠路去買呢。

 

此外,我們還去了鳥取沙丘,山陰算是也玩到了。

 

 

跟團不像自助旅行那麼自由,但是該去的景點大都不會錯過。

住宿一般也會選擇傳統的日式旅館,而且溫泉風呂大都少不了。

 

此次賞櫻之旅,最讓我驚豔的是位於河兩側的櫻花夜景。

細雨霏霏,落英淚珠化作泥,淒美中帶著春天的詩意。

 

(圖片來源:Moshi Moshi Nippon/Google截圖)

 

 

Samurai Garden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