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六的婚禮】The Malay Wedding

 

 

【查六的婚禮】

The Malay Wedding

 

作者:  陳慧娟

 

查六(CHE JALIL) 是阿妙從小到大的好朋友,在他們的幫(GANG) 裏屬他最黑最矮小。他是馬來人和華人的混血,父親是沈默的馬來族,母親則來自泰國。由於查六自小和華人朋友一起長大,所以吃豬肉、也講福建話。不過近年來,他在認同上起了很大的衝突,故又改回馬來人的習慣,每星期五上回教堂,對豬肉也視同毒藥了。

 

查六要結婚了,朋友們都為他高興。聽說他未來的夫人是馬來婆,家裏有錢有勢,大家都說查六高攀了人家。因為查六的家並不有錢,只有新近他升遷當了銷售經理後,家勢才興了一些。

 

小時候,查六唸的是英文學校。有一年,他和阿妙心血來潮,兩人轉學跑去唸華文學校。華文學校向來不收馬來人,有一天校長在校園裏巡視時,竟然看到一個黑矮的馬來學生跑來跑去,不禁大吃一驚。由於校方不知怎的收了他的學費,要叫他退學也不是,後來只好給他取了一個華人名字叫「查六厄」。朋友間每提起這件往事都捧腹大笑不已。

 

馬來人的婚禮通常以在女方家舉行的那場最為隆重,更何況查六的岳父是有頭有臉的人,不得不稍加舖張些。婚禮前兩天,查六的媽便從檳城趕下來預備一些婚禮的事,看她謙謙卑卑的出進媳婦家,倒好像她是專程為「嫁兒子」來似的。

 

我們在周日下午一時左右抵達女方家裏,只見整棟別墅皆搭起帳篷,篷下一條條長桌,上面是一盤盤精緻的咖哩雞、辣椒蝦、椰汁牛肉……和黃薑飯,菜色十分豐富。而且用餐不久,另有專人來倒果汁和分發紅蛋。和我們同來的一對美國夫婦稱讚說一切都金光閃閃,好不美麗。當然囉,住在村落的窮馬來人就擺不出這種闊氣酒席了,就是包紅蛋的假花也不會是金色的緞帶花。馬來婚宴的方式是流水席,來了一批吃飽,撤走杯盤,再來一批,隨到隨吃,很自由。

 

我們吃過飯後便前往另一間屋去看查六。男儐相正在替他穿織金線的沙龍,看著他瘦小的身軀包裹在重重錦帛中,似有不勝負荷般的痛苦。他和我們打過招呼,便又去戴帽子,他今天和新娘子都要打扮成國王與皇后的樣子來接受賓客的祝福。我們在大廳閒閒坐,只見地毯上平擺著一盒盒包裝精美的禮物,這些是新娘送給新郎的。這些禮物有的是巧克力、香水、或領帶,但都排列成心形、鳥形或折疊成花朵,色彩鮮艷,十分別緻。

 

(圖片來源:dejavu /Google截圖)

 

兩點正。馬來樂隊在門口敲起「彭幫、彭彭幫幫」的鼓聲,兩男子手執倒插生木瓜和五彩紙條的木棒,領著新郎向新娘家走去。這一路上,十多人組成的鼓隊不斷在牛皮鼓上敲著輕脆的鼓聲,聲震雲霄,一夥人浩浩蕩蕩,氣勢十足,似乎在告訴女方:我、來、也。

 

近門口時,新娘由女儐相攙扶著出來,女方家人急急捧出黃米和香水撒向新郎。之後,新娘和新郎一起走進屋內。我這方才瞧清楚查六的新娘:臉部化妝十分艷麗,身上穿著織錦的kebaya。然而那身高,天哪,大概有六呎。她還穿上高跟鞋,往查六身旁一站,恰似個女巨人,足足高出查六有三個頭。不過新郎和新娘都神色自若,我們這些賓客也只有會意地訕訕笑了。

 

新郎新娘以及男女儐相陸續地走進早已佈置成類似皇宮的廳堂。新郎新娘往寶座上坐定,男女儐相便在一旁搖起扇子來。查六和新娘的膝蓋上都放著一個錦墊,他們將雙手平放其上,我才發覺新娘的十根指頭都用花汁染紅了。在他們的寶座前還有一個大銀盤,上面有一把用綠葉、青草綁成的小拂塵、一瓶香水、和一盤撕碎的花草,有點像在扮家家酒。

 

第一個上場祝福他們的是新娘的祖母。看來年紀相當大,走起路來危顫顫的,還要人攙扶著。她首先拿拂塵沾香水在新郎新娘的手掌刷了兩下,執起香水洒一洒,再抓一把碎花草撒向一對新人。最後她緊緊握住新娘和新郎的手,向他們輕聲祝福,場面十分感人。

 

每個人都可以上場依樣畫葫蘆地洒香水、撒花草。禮成之後,還可以領一個金緞帶花包的金蛋和一包煮熟的糯米。新郎和新娘則照例緊閉雙唇,兩眼低垂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十分嚴肅、害羞的樣子,怎麼瞧也不像現代的婚禮。現代的新娘通常都很高興,結婚時常笑到見牙不見眼。不過,查六的新娘似乎是大膽些。當我向她洒香水時,她還兩眼骨碌碌地瞧我看,似乎在問我:「妳是何許人也?」

 

由於禮堂十分燠熱,新郎和新娘沒多久後便被簇擁而下,聚到長桌前用餐。他們這一桌很特別,大蝦冷盤、咖哩雞堆積成山、一大盤的螃蟹….. ,還有葡萄、鳳梨插成的、一個個水果籃。不過眾目睽睽,新郎新娘沒動兩下,便又放下刀叉回房休息了。

 

觀完禮,朋友們紛紛告別。在車內,不禁有人感嘆說:今後要見查六更難了,查六是根根本本地「嫁」掉了呀。

 

 

原文  刊載於     台灣日報 《海外迴響》專欄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