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人的日常】Daily Life of ancient Egyptians

 

 

【古埃及人的日常】

Daily Life of ancient Egyptians

 

 

前言:

 

不少人將吉薩金字塔群(Giza Pyramids)列入此生的必訪清單(bucket list)。

但是遊客們感覺:為什麼埃及人總是貪得無厭的在索取小費?

他們還常常被一些冒充專家的埃及商人騙得團團轉。

基於這些不愉快的旅遊經驗,遊客們對埃及既是愛且是恨。

 

去年底,我因為收集照片與資訊,再度踏上這個擁有7000多年歷史的泱泱古國。

 

此番我除了工作,也想認真的去認識「埃及人」,而不光是在小費問題上與他們鬥智。

 

埃及人,直到今日仍然靠著他們的老祖宗遺產(i.e. 金字塔和神廟)在賣觀光。

但若是您仔細觀察,或許會發覺不少埃及人的食衣住行,亦沿襲著他們老祖宗的舊習慣在進行。

 

埃及人的生活方式,簡單又養生。

埃及人的處世態度,看似複雜卻也合理,有時甚且帶著一絲「禪意」。

 

古埃及人的日常神祕有趣,讓我不由得想深入去探討。

 

 

 


 

 

肥皂的啟示

 

您可知道,早在公元前7世紀,埃及人就懂得使用肥皂,作為清潔用品?

 

只是,古埃及人使用的不是塊狀或長條的肥皂,而是肥皂膏(soap paste) !

 

外出旅行,儉約者不免會將一些hotel提供給顧客用的小肥皂帶回家再使用。

我在開羅旅館收集的小肥皂,咦?怎麼搓沒兩下便化為一團「泥」!

我怎麼想也想不通,最終只能歸究並猜想這應該是來自古埃及人的製皂方式。

 

 

 

 

肥皂的由來

 

據說在公元前7世紀時,古埃及皇宮裡有一位腓尼基廚師。

有一天,他不小心打翻了一罐食用油(有可能是橄欖油) 。

為了不讓人發現,他拿爐灶裡燒剩的草木灰作掩蓋,並趕緊汲水來洗手。

豈知,他發覺混雜了油的草木灰,拿來清洗汙垢油膩竟然特別好用。

 

根據考古記載,古巴比倫人的泥板上就曾寫有肥皂的配方。

它們是:肉桂油、鹼和水。

 

肥皂中的鹼性鹽來自天然湖礦,它們不外乎就是含碳酸鈉、碳酸鉀之類的物質。

古埃及人有時也會使用石灰或草木灰來代替鹼性鹽。

這些成份若再加上動、植物油,以及各種含有顏色、帶著香氣的精油,

它們便成為古埃及人最愛的清潔兼護膚聖品。

 

然而,古埃及人這些所謂的「swabu肥皂」都是呈膏狀或泥狀。

一直到公元19世紀,世人方才廣泛使用起塊狀的肥皂。

 

 

Aswan市場販賣各種香料和雜貨

 

 

因為沙漠炎熱乾燥,加入橄欖油的「swabu肥皂膏」尚且能防止皮膚乾裂。

有的「swabu肥皂膏」除了清潔功能之外,亦可殺菌,治療皮膚疾病。

 

古埃及人害怕別人聞到他們身上的體臭,因此他們非常喜歡﹙跳進尼羅河﹚洗澡。

 

古埃及男人還剃淨了全身的毛髮,頭頂上改戴假髮。

假髮是來自他們的真髮。

假髮的長度則代表他們的社會地位。

假髮越長,當然就更讓人看得起囉……

 

沙漠氣候熱,古埃及人大都穿著直筒式、漂白過的亞麻布或純棉的長袍。

一直到今日,埃及男人們的衣著仍然是這種通風又舒適的galabeya。

 

 

 

 

*********************

古埃及人的首飾

*********************

 

雖然古埃及人衣服的樣式簡單,他們卻愛在飾品上大玩花樣。

而且啊,古埃及人們相當愛化妝。

 

不論男女,古埃及人的身上都會儘量配戴上項鍊、戒指、手環、臂飾或腳環。

而飾件的材質包羅萬象,諸如貝殼、黃金、象牙、綠松石、紅玉髓和紫水晶。

 

古埃及人身上配戴的珠寶首飾,代表著他們的財富地位。

因此這些飾品的做工都十分精緻,優雅又獨特。

 

古埃及的首飾設計,至今仍為我們現代的珠寶界所效仿,希望從中去尋求靈感。

 

 

 

 

 

埃及人的涼鞋

 

大家這輩子應該穿過不少雙夾腳拖吧?

 

古埃及人穿的夾腳拖,一般是由蘆葦草和紙莎草所混合編織而成的。

這兩種材料,至今仍在尼羅河兩岸遍野遍地的茂盛生長。

 

古埃及貴族(如,法老王和祭司),他們穿的「夾腳拖」應該是精緻的皮料所製成。

至於那些黃金製作的「夾腳拖」,穿起來光看就不是很舒服。

我認為,黃金夾腳拖大概只適合放在金字塔內陪葬用。

 

 

 

 


 

 

麵包的由來

 

據說在「新國王時代」,古埃及人每日食用的麵包種類就有100多種可選擇。

 

他們的麵包大都是將麥類磨成粉,加水揉製,再放進烤爐去烘烤。

麵包裡尚可加入蜂蜜、椰棗或香草,口感大概不輸我們現代的手工全麥麵包。

 

據稱那時的麵包比較結實厚重,因此這種麵包本身就具有金錢的價值。

有些僱主甚至將麵包分發給員工,當作薪資。

而一般人也可以拿麵包來以物易物,從他處換取啤酒或魚肉蔬果。

 

因為大部分的埃及人都是住在尼羅河兩岸的農夫,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家種的麥子就可以自己將它們磨成麵粉來使用。

 

平常人家的後院裡大都有石磨,還蓋有一座土磚爐灶,作為烤麵包用。

這種「埃及烤爐」,至今在埃及沙漠地區(如,Bahariya綠洲)仍可見到。

 

 

 

 


 

 

今日埃及人的烹飪飲食,和他們祖先的做法其實大同小異。

 

除了麵包(饟)當主食,大家在埃及吃飯時,餐點旁都會附帶一碟小菜。

這些醃製的酸菜,裡頭包括有小黃瓜、胡蘿蔔、蒜頭、辣椒和小洋蔥。

據說,這些配料都是古埃及人常吃的蔬菜。

從前如此,現在如此。

 

 

 

 

 

古埃及時只有富裕人家和貴族才有機會吃到魚、家禽(如,鵝肉)和肉類(如,羊)。

他們的廚師會先將這些魚肉用鹽醃製過,然後再慢火燉煮或拿來當燒烤。

現代埃及人的烹調方式亦不出此圭臬。

 

而埃及人最愛的水果,猜猜看……

從古至今,仍然是:椰棗、無花果和石榴。

 

 

 

 

 


 

 

莎草紙

(Papyrus)

 

遠在公元前2600年,古埃及人就以紙莎草製造出世界上第一張莎草紙。

 


 

【小檔案】

 

莎(發音:ㄙㄨㄛ,suō)草紙的製造過程相當簡單。

 

首先,將紙莎草(Papyrus)的外莖的粗皮削去,然後取出內莖的淺色部份。

將內莖部份先切成約0.4公分的長條,之後再切成薄片。

然後將處理好的紙莎草薄片浸在水中。

薄片至少要浸在水中6天以上,為的是除掉它裡面的糖份。

 

完成上述步驟之後,取出紙莎草薄片,以橫直交叉重疊的方式排列,

令其呈網格狀。

趁著薄片還潮溼,用力捶打薄片,並以重物將之壓平。

然後經過完全的風乾,這樣就成為可書寫的莎草紙了。

 


 

 

 

 

 

除了紙之外,古埃及人還懂得用黑菸灰和膠漿來製作墨水。

然後以蘆葦莖為筆,沾上墨水在莎草紙上書寫記事。

 

這種莎草紙十分堅韌,很難撕破。

但是,莎草紙只適合在乾燥氣候下儲存。

空氣中若是含有過多的水份,莎草紙便會發霉損壞。

 

一般莎草紙在收藏時,大都是捲成捲軸的樣式。

在埃及的莎草紙書卷,甚且可追溯到4000多年前的歷史記錄。

 

 

 


 

 

古埃及的交通方式

 

除了靠兩腿行走,古埃及人最常利用的交通工具就是:驢子和牛

 

騎馬?馬太珍貴了,只適用於戰場打仗用。

 

駱駝則是後期才從蘇丹和阿拉伯國家引進的,較適合沙漠那種地方。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埃及人不論古今,都依靠他們的母親河the Nile在成長茁壯。

 

古埃及人還利用槓桿原理,發明了汲水器,引進尼羅河水來灌溉他們的農田。

尼羅河沿岸,沖積土壤黑得出油,肥沃到埃及人只要撒下種籽就可以等待收成。

尼羅河兩岸的農田,種植著各類蔬菜,一邊襯著椰棗園,綠意盎然!

不少埃及人生於斯長於斯,就這麼一輩子仰賴尼羅河在生老病死。

 

 

 


 

 

 

三桅帆船

(Felucca)

 

拜觀光需求,現今行駛在Aswan尼羅河上的Felucca,繁如過江之鯽。

 

古埃及,一般老百姓只有用蘆葦和莎草捆綁而成的小草船可以使用。

為了生計,農夫在閑遐時,也到尼羅河岸邊的沼澤區去捕魚。

因為草船輕,一到陸地,他們就將草船扛在肩上行走。

只是這種草船不耐潮溼和歲月的消磨,因此要經常更換。

 

上好的古埃及船艦,它們的船身是用黎巴嫩香柏木打造的。

不僅結構牢固,吃水也深,這類船隻可以承載兩三噸重的方尖碑。

 

第十八王朝時,Hatsheput女王就曾經命人用船運載2支巨大的方尖碑到路克索的Karnak神廟。

其中的一支方尖碑,據稱仍是如今世界上最高的方尖碑。

 

 

 

順著尼羅河,航向地中海的船,收起船帆就可以一直往北行駛到自己的目的地。

若往南則必須張滿帆,藉助地中海吹來的風奮力向前駛去。

 

碰到無風怎麼辦?

只好拿起雙槳用力划囉!

還好現代的三桅帆船都裝有馬達……

 

 

 

 

此篇文章裡,我只是簡略舉些例子,讓大家認識一下古埃及人的日常。

鑑古知今,希望此後我們對埃及人的生活與行為,不再感到疑惑而百思不解。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