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槤又飄香》

 

 

《榴槤又飄香》

 

榴槤樹下食榴槤的經驗必定是具有相當的誘惑性,要不然我們也不會三更半夜,千里迢迢地跑來霹靂州的安順望榴槤了。

 

在馬來西亞,榴槤有兩季收穫,一季在六月,一季在十二月。

去年十二月的榴槤大豐收,據說是因為榴槤花開時無風無雨,結果十分順利。

是故整個吉隆坡滿街滿巷的榴槤堆積如山,真會樂壞了老饕們!

然而大家都知道,榴槤多價格即賤,加上經濟不景氣,七、八元的中級榴槤以半價賣出,害得果商們個個唉唉叫,賣呢心疼,不賣也頭痛。

 

(圖片來源:Lifestyle Okezone/Google截圖)

 

 

阿妙的同事Yeow是這次「榴槤行」的召集人。

他的朋友阿明在安順開了家農業機械公司,認識不少甘榜村落的馬來人。馬

來人的爸爸,或者是爸爸的爸爸,隨便在院中栽幾株榴槤樹,他們的子孫不用澆水,也不用除草,十年後便可坐享收成。

但是榴槤樹也有分好壞。

好種的榴槤,剝開果實即香氣四溢,每一粒都是黃肉乾包。

壞種的呢?則是食不得的「生蕃薯」!

所以若有人吃到好榴槤,便會說要把榴槤籽兒留回家去種。

 

話說我們一路北上,越過雪蘭莪州和霹靂州界便看到了許許多多華麗的牌樓,上面串著各種顏色的燈泡,整條公路也點綴得燈海一片,喜氣洋洋!

這些是為了慶祝霹靂州蘇丹陛下登基所懸掛的。

霹靂州,Perak是「銀」的意思。這一州的銀礦、錫礦產量特別豐富。

我們在Bidor的地方從南北公路轉進海岸線道路。這條道路並不寬,在車燈照射下,可隱隱看見路兩旁是成排的油棕和橡膠。

由於十二月是雨季的關係,河水時常滿漲,部分木橋被水沖得七零八落,所以我們每過一座橋總是提心吊膽,捏足一把冷汗。

 

抵達安順時已是夜裡十點多,阿明和他的叔叔很熱情地招待我們去海鮮樓消夜。

聽說這裡的海產特別新鮮,我們叫了炸江魚仔來下酒,有烤螃蟹、泰式冬炎湯澆著米粉吃,辣辣酸酸,十分過癮。

 

阿明和他叔叔都是保險代理,對於阿妙和Yeow這兩個來自公司「總部」的人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阿明的叔叔問「你們電腦部門什麼時候才可以把我們的佣金print出來?」「聽說xx系統要取消了是不是?」

在安順這個小城鎮,他們的事業做得有聲有色,但是馬來西亞人對於來自首都吉隆坡的任何人或物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尊敬。

 

安順有100多年的歷史,建築物比其他市鎮看來古老。

街上有一間塔廟,日(英)據時代是一座水塔,專供鎮民飲水。

現今年老失修,塔也有些傾斜,便改建為廟。

另外在進入鎮上時,可看見鐵欄干圍著一塊大石頭。

這塊石頭頗有來歷,據說它每天都長大一點,有一天還「跑」出欄干外呢!

 

用過消夜,我們直驅鎮外的馬來甘榜,其中經過一處鐵橋十分驚險。

因為此鐵橋是供火車通行的,火車沒來時便讓汽車走。

車行在鐵軌上顛顛跌跌,真令人不敢相信!

 

馬來甘榜都在路旁。

甘榜內只有一條小路,四週是黑森森的樹林。

其中有幾株是Langsat樹,果實纍纍,攀著軟枝摘下來一把吃,十分止渴。

不遠處,我們見到了一火熒熒,便下車去叫醒看守榴槤園的人。

因為榴槤通常在夜間掉落,所以守園的人必須睡在榴槤園裡,提防他人來偷揀榴槤。

 

(圖片來源:TrekEarth/Google截圖)

 

我們叫醒的是位馬來老人,他睡眼惺忪地從小屋裡鑽了出來,一聽我們要吃榴槤,便又爬進去拿他的巴冷刀。

在小屋四週散有數堆榴槤,他經驗老道地選了幾個,便蹲在地上用力砍剝起來。

一開,哇!濃濃的榴槤香。

雖然大夥兒才吃過消夜,仍禁不住引誘地去抓幾粒往口中送。

守園的老人滿臉皺紋,好似歷經風霜,他在昏黃的油燈下,堅毅地剝開一個個的榴槤。

他住的高腳屋小巧精緻。椰葉做屋頂,竹片編成牆壁,不冷不熱,通風又防水!

小屋大約可容納二人,打掃得很乾淨。

馬來老人還在屋底下升了一堆火,一方面用來取暖,一方面還可以微煙燻走厲蚊。

我們肚子裡塞滿了榴槤肉,十分愉快!

有人開玩笑說:現在大家可以跟老人說謝謝啦!然後拍拍屁股,溜!

嘿!又有人說:你沒看見他手上的巴冷刀嗎?想吃榴槤不給錢,門都沒有!

 

此時已是凌晨二時,由於阿明的馬來朋友都已入睡,我們便把兩輛車開到大橋旁等天亮。

大夥在車裡睡覺,打鼾的打鼾,說夢話的說夢話。

結果睡到一半,Yeow跑了出去,說蚊子已把他的兩腳咬得發腫了!

唉,睡前我和阿妙身上都塗了防蚊膏。我遞給他時,Yeow說他不必塗沒關係。

 

到了五點,Yeow又吵醒大家,說可以去甘榜找朋友了!

雖然天色仍黑,大夥拗不過他,也只好把車停在樹林裡,然後繼續未完的美夢。

樹林裡很靜,不時可聽到榴槤墜地聲。

Yeow看到兩個掉在路邊的榴槤,便趕快把它拾進車裡。

阿妙警告他說,若是給馬來人看到就慘了!

 

六點多時,有一群馬來人已經起床,經過我們車旁時,聽到巨大起伏的鼾聲,便說「睡得很熟嘛!」

 

再過一會兒, 雞開始啼了,鳥也叫了,晨光透著薄霧照進了樹林,而此時我們才看清楚四週的真面目!

喔,原來我們昨夜睡在一個大村落內,而不是在樹林裡。

這個甘榜原來有很多人,東一間高腳屋,西一間亞答屋。

隨著一日之始,整個村落的畫面被攪動了起來,顯得熱鬧非凡。

路的盡頭,有一位馬來婦女抱著一頭小羊。一邊走,懷中的小羊一邊咩咩叫。

她的身後還跟著一隻母羊,也不停地咩咩叫(聲音較為蒼老),鄰居都跑出來問她怎麼一回事。

她說由於母羊不肯回家,她只好抱走小羊云云。

村落裡充滿了各種聲音,有人在咳嗽,有人在刷牙,也有摩托經過的聲音……

好一曲「甘榜之晨」!

我們也揉一揉睡眼,找到了阿明的朋友 – 尤索夫的家。

 

尤索夫見到我們來,很開心!

當場連開幾個上好榴槤給我們當「早餐」,還叫小孩去摘一簍酸柑讓我們帶回家去。

尤索夫家種的榴槤,個個黃肉乾包,風味絕佳。

有的食之如醇酒,有的食之如上等奶油,大家吃完把手指舔了又舔,意猶未盡!

他家住的浮腳屋很大。尤其是客廳,因為數間屋打通的關係,十分寬敞,足以在此舉辦一個大舞會。

 

 

 

尤索夫家也有50畝榴槤園。

榴槤產季時,每天一大早,他們便提著水桶到園裡拾榴槤,然後堆放在一只大竹籃中載出甘榜。

甘榜外有一個集散地,中盤商在那裡挑選不同品質的榴槤,並且記錄下每個人所得價錢,整個收購過程有條不紊。

這些榴槤將在當天運往全國各地或者是新加坡。

因為榴槤是一種不能放久的水果,果殼一旦爆開,品質變壞就沒人要買,只好留著做榴槤糕了。

 

日上三竿時,我們告別了尤索夫,載著一車榴槤一路駛回安順。

 

沿途是另一種令人難忘的甘榜風光。

因為雨季的關係,有部分甘榜淹水十分嚴重,浮腳屋在此適時發揮了它獨特的功用。

由於水已淹沒了下層,一些住家便搭起竹橋或木橋好通往路口。

有些人家則乾脆改為水上交通,撐著船在住屋及路口間穿來行去。

不少油棕園、橡膠園也都浸在水裡,積水已經開始發臭,蚊蠅滋生,很不衛生。

 

我們在安順用過午餐後便打道回府。

回程走的是海線,其中經過瓜拉雪蘭莪、適耕庄一帶,綠油油的稻田連綿千里,令人看了心中十分舒暢。

車後的一箱榴槤像關不住的春光似的到處飄香,就是一星期後,車洗了數次,香味猶存。

朋友進了車,一定會問「有榴槤啊?」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拿榴槤當早餐,榴槤當午餐,還拿榴槤當消夜的難忘經驗。

本以為吃多了榴槤,臉上一定要大長青春痘了(火氣大的原故) 。

誰知沒有,皮膚反而特別好呢!

據說榴槤相當營養,蛋白質成份也特別豐富,不過它是否具有美容功效,就有待研究了。

 

原文刊載於《海外迴響》/台灣日報

世界日報  轉載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