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地采食趣】Happy Foraging in New Zealand

 

 

 

 

【野地采食趣】

Happy Foraging

in New Zealand

 

 

Foraging,可譯為「覓食」或「采食」,是一種從大自然中免費取得食物的方式。

 

我的采食經驗大都是在林間樹下摘取漿果,或者是到溪流河邊採擷野菜。

 

然而,公園草坪上若是落了一地的甜栗,路旁樹叢若是掛著熟透的無花果,我又怎能忍心錯過呢?

 

此外,在紐西蘭,只要肯遵守法規,上山下海去捕獲自己的食物亦是可行。

 

因此,我foraging的種類也包括了鮑魚、綠唇貽貝和扇貝(scallops)。

 

至於坐船去海釣藍鱈魚、抓龍蝦之類,我就不在此多加贅述。

 

Foraging的樂趣,除了食物免費,我們還可以藉著采食的過程來觀察大自然。

 

從前,老祖宗們就常常利用身邊的野花野果來做菜食用,或者入藥。

 

在那個沒有supermarket的年代,人類與大地的關聯是密切的。

 

 

 

 


 

緣起

 

 

多年前,我決定搬到紐西蘭的鄉下居住。

 

因著鄉野四鄰的薰陶,我也開始改變我獲取食物的方式。

 

會改變,必須改變,說真的倒沒有什麼高深的緣由。

 

主要是因為我居住的村落太過偏僻,距離超市太過遙遠。

 

一週裡,我只允許自己進城去作一次性的採買。

 

除了基本日用品,新鮮蔬果我會向在地的farmers’ market購買。

 

我也學習鄰居們闢地種菜。

 

馬鈴薯、紅白蘿蔔,一畦畦碧綠的甘藍和青椰花菜,看得讓人相當有成就感。

 

自家種的菜吃不完,就和鄰人相互交換或贈與。

 

關於如何乾燥、醃漬、製作果醬,再將多餘的食材裝罐,那些技巧我也學了一點。

 

 

 

 

 

和〈陶淵明〉和〈梭羅〉有樣學樣,我開始過起自我放逐的歲月。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啊,我的鄉居生活是多麽的閒散愜意。

 

然而不知道您有沒有聽過這句話: 好山、好水、好無聊

 

有一天,我的朋友Brian開著他的紅色吉普車來我的cottage找我。

 

Brian問我: Jane, 要不要採免費的薄荷 ?後山小溪旁新長了一大叢 !

 

Brian是我們村裡極為有名的 隱士(hermit),怪人一個。

 

他在舊礦脈淘金,在山中蓋房子種菜,因為Brian喜歡過自給自足的生活。

 

偶爾Brian也寫寫詩和散文,然後自己拿去出版,再自己賣書。

 

因為Brian的介紹,我開始前進原野去尋芳覓草,從此踏進我的foraging新生涯。

 

 

 

 


 

 

*  從前的野草,如今的珍饈  *

 

 


 

 

野韭蔥

 

Ramps, Ramsons 

 

很久很久以前,古人就懂得摘取野韭蔥來當蔬菜或佐料。

 

野韭蔥通常生長在山林樹下,或者溪流的兩岸。

 

Ramps於初春時節最為嫩綠,但是記得要趕在它們開花之前採摘。

 

野韭蔥的嫩芽,做成沙拉或清炒皆很美味。

 

在野外尋找野韭蔥,您會發覺它的莖葉長得很像鈴蘭或秋水仙。以上兩者皆有毒性,所以要非常小心。

 

幸好ramps的葉子具有濃烈的蒜味,很好區別,照理說應該不會採錯。

 

也因此,野韭蔥亦被稱為 野蒜 (wild garlic)。

 

在紐西蘭,蒜頭和韭菜的市價高昂。有朋友便介紹我去採ramps,用以取代蒜頭和韭菜。

 

然而再怎麼說,ramps的味道還是比不上真正的韭蒜。

 

主要還是在小溪旁採野菜樂趣無窮啊,況且免費的東西有誰不愛呢?

 

 

(圖片來源:The Garden of Eating/Google截圖)

 

 


 

 

漿果

berries 

 

 

 

從前,我的後院覆蓋著籐蔓糾纏不清的黑莓( blackberry )。

 

黑莓多刺,實在令人討厭。

 

但是黑莓果實成熟時,常吸引成群的鳥類前來覓食。

 

我也跟那些鳥搶食過幾回。

 

感覺黑莓的滋味酸酸甜甜,但是籽大粗糙。

 

比較草苺的口感,實在是天壤之別。

 

不過,若是拿野生黑莓來做果醬倒也差強人意,不少人曾經嘗試過。

 

 

(圖片來源:Gardening Know How/Google截圖)

 

 

通常紐西蘭古老的cottage,房子四周都會有前人遺留下來的香草、覆盆子,或是野玫瑰。

 

我在Central Otago和目前的家就屬於這類古老的鄉下小屋。

 

幸運的話,我所說的那些漿果裡還包括有野生的草苺。

 

然而一般說,覆盆子( raspberry )是較為常見的漿果。

 

Raspberry的滋味比blackberry好太多了,然而如同黑莓,它們的生命力極強,總是蔓延不絕。

 

 

(圖片來源:Nature and Garden Nature and Garden/Google截圖)

 

 


 

 

接骨木花

elder flowers

 

我在Central Otago的那間cottage,佔地極為寬廣。

 

一進白色木柵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2株高大的李樹( plum )。

 

這些plum為前人所栽植,因為是古老品種,所以滋味很特別,黑甜又多汁。

 

在我的後院裡,柵欄外還長有一棵野蘋果樹。

 

那棵蘋果樹也很古老,一到秋天就結實纍纍。

 

吃不完的果子掉了一地,經過自然發酵,空氣中便散發出一股香甜的酒味。

 

 

 

 

 

 

 

 

柵欄內則孤立著一株高大的西洋接骨木。

 

漫長夏日裡,這棵樹木總是帶給我沁人心扉的涼蔭。

 

最令人讚許的是它那高掛枝頭,一綴綴一串串的黃白色小花。

 

Elderflowers具有麝香葡萄的獨特香氣,經常被拿來製成花草茶或者飲料。

 

首先,將接骨木的花朵浸漬在糖漿裡,萃取出它的香味。

 

然後將糖漿稀釋,再加入冰塊和薄荷,那就是一杯夏季裡最受歡迎、清涼解渴的飲品。

 

接骨木花草茶因為含有豐富的維他命C和醣類,是預防感冒的保健品。

 

古老典雅的接骨木花,自古以來就極受歡迎。

 

如今,在紐西蘭的市面上,偶而也會出售elderflowers 的糖漿和香檳喔!

 

 

 

(圖片來源:Mrs Portly’s Kitchen /Google截圖)

 

 


 

 

野花:天然  花草茶

 

 

我目前擁有的這間鄉下小屋,最早是1860年代的夯土磚屋。

 

舊屋被推倒後,Peter Hobby直接在原址上,以原木和鐵柱蓋成如今的模樣。

 

是故我的院子一到春天,總有一些野花 冒出土壤,讓我相當驚喜。

 

金蓮花 ( Nasturtiums )正是其中的一種。

 

通常它偎著牆角,燦爛著亮麗的橘紅與草綠,自然的向四周蔓延。

 

西方人在很早以前就懂得拿金蓮花來做菜。

 

若將nasturtiums的花朵和種籽加入沙拉裡,顏色不僅好看,也取代了山葵或胡椒的辛辣。

 

 

 

 

以上所說的接骨木花和金蓮花,兩者皆適合做成花草茶。

 

此外,野生的洋甘菊 ( Chamomiles )和玫瑰果( Rosehips )在cottage庭園裡也經常看得到。

 

洋甘菊很普遍,我在此就不詳談。

 

台灣市面上有販售來自德國的chamomile花草茶,價錢還蠻高昂。

 

在我們鄉下,鄰居們喜歡將洋甘菊種成草坪。

 

所以大太陽下剪草時,整片草地便散發著香甜的芬芳,真是奢侈啊。

 

野玫瑰多刺,但是清香可愛。

 

粉紅色、單瓣的花朵迎風搖曳,自有它典雅的韻味。

 

從前一到秋天,紐西蘭的鄉下人便懂得到野地裡去採擷rosehips橘紅色的果實。

 

因為玫瑰果富含豐富的維他命C,人人都深知它防治感冒的功效。

 

如今,紐西蘭超市裡仍有出售rosehips的花草茶。

 

 

 

 

 


 

 

 

甜栗

sweet chestnut

 

 

基督城(Christchurch)的海格利公園(Hagley Park)裡有一片高大、茂密的甜栗樹林。

 

每到秋天,草地上便掉落一地的栗子。

 

這是住在基督城、一小部分華人之間共同的秘密。

 

僅有極少數的洋人,他們會從超市買甜栗回家烹飪。

 

而那些掉落在公園草地上的甜栗他們不會去撿,只有華人會喜歡。

 

我們高興的撿了一大堆,分裝在幾個塑膠袋裡帶回家。

 

這份量,足夠做上一大鍋的糖炒栗子呢。

 

不過在紐西蘭,我們會用烤箱來烤。

 

烤栗子前要先在表皮割刺一小裂縫,否則栗子會整顆炸開喔。

 

烤熟的栗子,果肉金黃碩大,鬆軟香甜,真是好吃。

 

烤栗子吃膩了,我們就換花樣,拿它燉煮栗子雞,也是很美味。

 

 

 

(圖片來源:Westbury Joinery /Google截圖)

 

 


 

 

無花果

Figs

 

無花果原產於中東和西亞地區。

.

如今除了地中海沿岸的國家、尼羅河岸……在台灣也有果園大量在種植。

 

在紐西蘭,我曾經嘗過路邊無花果樹叢提供的免費 「無花果盛宴」。

 

怎麼個「盛宴」法呢?

 

那可是在台灣,光是8顆就要價$500台幣的無花果哦!

 

話說當年,我居住在紐西蘭的首都 – 威靈頓 (Wellington)。

 

因為初來乍到,作為一個無業家庭主婦,我便經常在城市裡遊玩亂逛。

 

有一天,嘿,竟然讓我發現某條社區的行道樹,哇,竟然是果實纍纍的無花果樹 !

 

OMG,整條街耶 !

 

紐西蘭人那時候似乎不懂得無花果為何物,他們竟然任由這種珍品讓鳥雀們去大塊朵頤。

 

原來,那個社區裡住了許多從希臘來的移民。

 

Greek大都在威靈頓開設魚店,販賣鮮魚貝類,或者fish and chips。

 

他們的庭院裡大都種有橄欖樹,以及一些地中海沿岸才會生長的植物。

 

實在太神奇了!是哪個阿公想到要把無花果樹種成行道樹 的?

 

經常我走過路過,看見那成熟甜黑的果實掉落一地,很動心!

 

這麼多無花果,似乎連鳥雀也很挑嘴呢。

 

 

(圖片來源:Gardening Know How/Google截圖)

 

 

Wilson一家人是我在威靈頓的好朋友。

 

我的父母、小弟、弟媳到威靈頓找我時,Wilson太太 – Adele曾經用無花果

做成義大利點心 – Bruschetta with figs and goat cheese招待他們。

 

如今我懷念figs的清爽甜蜜,也念惜我和Adele在首都時的那段珍貴情誼。

 

 

 

(圖片來源:Medium/Google截圖)

 

 


 

 

Foraging注意事項:

 

第一,絕對不要摘採您不認識的花草或蕈菇之類的植物來食用。

 

即使他們看起來很像食物,只要您有0.001 的懷疑,就絕對不可以將它們吃下肚。

 

不吃不會餓死。

 

吃了可能會中毒,甚至傷及性命啊。

 

第二,除非有專家帶領,不要在您不熟悉的野外foraging采食。

 

第三,不要在車輛來往的馬路旁foraging,也要避開那些噴灑過農藥的田野。

 

 

Foraging,野地覓食樂趣多。

 

只要季節對,通常不會讓人失望,大都能夠收獲滿滿。

 

但是不要把成熟的果實都採光,記得留一些給小鳥和野生動物們吃喔 !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