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 La Paz & Chacaltaya,Bolivia

 

【玻利維亞】

La Paz & Chacaltaya

Bolivia

 

進入「的的喀喀湖」(Lake Titicaca)區域,我們即刻感受到高海拔的威力。

 

雖然已在Cuzco適應了一段時間,我還是有輕飄飄的感覺。

大部分的人至此多少會出現一些高山症(高原反應)的徵狀,如頭痛、缺氧或指尖發麻。

不過訪客大都有經驗,大家都懂得放慢腳步,或者開始服用丹木斯Diamox之類的藥物。

 

 

我們從Cuzco前往Puno。

Bus開到公路最高點La Raya(4373 M)時,大家都下車趕去買些紀念品。

 

抵達普諾(Puno)時,已是下午3點。

這個位於「的的喀喀湖」湖畔的城市好生奇怪。

 

山坡上盡是一些土褐色房子。

磚樓頂層皆裸露著鋼筋鐵條,像是刻意要「未完成」。

港口旁停泊著一艘輪船。

這裡是Lake Titicaca,這裡是「的的喀喀湖」岸邊的Puno,海拔3860公尺。

我們走起路來,個個氣喘噓噓,當地人卻可以健步如飛。

 

Puno是我們再來3天行程的根據地。

這3天,我們將拜訪「的的喀喀湖」的Uros蘆葦浮島、Taquile島,並且會在Amantani島上與當地人同住一晚。

 

因為浮島這一段屬於秘魯,且文長相片多,我只好另闢一章說明。

 


 

 

過邊界

(Border Crossing)

 

介於秘魯和玻利維亞的陸路關口,如果是走Copacabana,就是通過Kasani海關。

 

我們剛好碰到Copacabana有群體在strike,是故從Desaguadero關口入境玻利維亞。

秘魯街頭,三天兩回就有人假藉各種名義來抗爭,我們見怪不怪。

 

Desaguadero是個大關口。然而它最讓人痛苦的地方是:

從秘魯這端的checkpoint到玻利維亞那一端的海關有段距離。

 

我因為在秘魯買了幾本書,大背包變得沈重不堪。

其他人可以肩扛背包,直接走過邊界的中間地帶。

我卻不得不叫一輛三輪車來載我自己和行李。

 

沒想到那個車夫聽不懂我的指示,一直往荒郊野外使勁的踩去。

鑒於我在利馬(Lima)險些被綁架的恐怖經驗,我只好一路對他高聲叫喊。

「喂,往右往右,不是這條路……」

終於,我將那車夫導回正路,但是這個incident也讓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圖片來源:Love Life Be Fit /Google截圖)

 

 拉巴斯

(La Paz)

 

初抵La Paz有種不真實感。

 

這個城市像是被置於一個碗狀的盆地裡。

從谷底到最頂端,密密麻麻的築滿了紅磚高樓。

遠處則是一整排、常年覆雪的山脈。

它們大都擁有6000公尺以上的昂然尖峰。

 

其中,俯視著La Paz的最高雪峰為伊宜馬尼峰(Illimani),6438 M。

 

玻利維亞因為海拔高,連帶這個國家的群山也特別的「高」。

然而,Illimani尚屬第二名。

玻利維亞的最高峰是Nevado Sajama,高度6542公尺。

 

La Paz在西班牙語中是「和平之城」的意思。

 

整座城市建築在阿爾蒂普拉諾高原(Altiplano)上的峽谷中。

峽谷(canyon)是由Choqueyapu河流經、切割而成,如今上頭已經佈滿建築物。

 

拉巴斯是一個相當現代化的地方,但是我就是感受不到這座城市的「和平」。

入夜後,我總是疑似聽到槍響。

白日走在街道,我總是疑似有被搶劫的可能。

但是在這種連呼吸都感覺困難的地方,我跑?算啦!

 

La Paz的海拔大約3650公尺,它是世界上最高的首都。

 

但是由於La Paz地窄人稠,街道彎曲,都市裡的交通問題一直都十分嚴重。

2014年,玻利維亞政府興建了高空纜車(La Paz – El Alto Cable Car),先後完成了紅、黃、綠3線。

2018年,他們更加完成藍、橙、白、紫 …等路線,期望自此之後可以疏緩La Paz的交通壅塞問題。

 


 

 

 

查卡塔亞

(Chacaltaya)

 

抵達La Paz的第二天,我參加前往Chacaltaya的一日遊當地團。

我們的目標是瞻仰高達5521 公尺的「查卡塔亞山」(Mt Chacaltaya)。

 

謝天謝地,我們只是去那裡拍拍照而已,一日遊是不會讓大家去爬這種山的。

然而雖僅是路過,在這個高度,我的手指尖也開始發麻。

而且,這種地方超極超極冷,感覺要比窩在冰庫裡更冷20倍!

所以一回到車內,我便趕緊吞下半顆高山症藥物。

同行團員個個也冷得吱吱叫,大家將手套、毛帽、大衣,所有禦寒衣物全部披上。

 

後來我在網上查了一下。

原來Chacaltaya是Aymara語,意思就是「冷路」(cold  road)。

冷~冷~冷~  好冷的一個地方!

 

 

(圖片來源:La Paz Life /Google截圖)

 

位於Chacaltaya的滑雪場,因為長期缺少雨雪,不再具有滑雪的條件。

 

雖然不能滑雪,但是仍有不少遊客到此前來體驗一下這個「世界最高的滑雪場」。

 

 

 

Club Andino滑雪場,高度5300公尺,裡面有個小餐廳,據說也是世界最高。

 

一萬八千年歷史的查卡塔亞冰川,經年消融再加上El Niño,如今冰川已不復見。

 

 

前往「查卡塔亞冰川」的行程,大都會順道拜訪La Paz近郊10公里處的「月亮谷」(Ville de la Luna) 。

「月亮谷」因為太靠近城市,我感覺它只是因地層遭侵蝕,看起來有些不一樣。

然而,此處卻被當成景點來收費。

 

(圖片來源:Imgur /Google截圖)

 


 

的的喀喀湖

(Lake Titicaca)

 

Lake Titicaca的海拔是3812公尺。

從小我就在地理課本與這個「世界上最高的湖泊」認識了。

 

的的喀喀湖也是南美洲最大的淡水湖,它的面積是8290平方公里,上面有51個島嶼。

因為此湖的湖面寬廣,水深可達280公尺,因此湖上甚至能夠航行輪船。

 

的的喀喀湖也是印第安人的聖湖,意即「酋長的山崖」或「美洲豹的山崖」。

 

我藉口給自己慶生,奢侈的在的的喀喀湖畔的Inca Utama Hotel 住了一星期。

 

Inca Utama Hotel靠近Huatajata,距離La Paz約1個半小時的車程。

 

我的房間外就是的的喀喀湖,湖上有野鴨和蘆葦,也有人在駕駛帆船。

 

窗外的湖景,總是百看不厭。

 

度假期間我沒做什麼,就是看看書,喝喝茶。

餓了,拿一包我的「隨緣泡麵」去餐廳讓侍者幫我煮。

另外請廚師幫我燙個青菜或再加點烤魚什麼的。

 

冬日的旅館,只有在星期天時才熱鬧些。

因為這一天,當地人會攜家帶眷,來hotel餐廳飽餐一頓。

 

至於平日,整個旅館實在有夠冷清。

通常只有我和hotel的員工。

櫃台漂亮的男生,英語講得不錯。

他常陪我聊天,我也常賞他sol。

 

有一天黃昏,車道上突然出現一輛小巴。

從車上下來近10位東方人,原來是一支去爬Mt Chacaltaya的日本登山隊。

那晚,大廳的壁爐裡升起了熊熊的柴火。

人聲、笑語,霎時間此處變得溫暖如春。

 

 

夜裡,大部分的時候我都不拉上窗簾,也不開燈,就讓月光流滿一室。

遠處的雪山在夜色中發出柔和的色彩,一切顯得那麼的寧靜。

偶爾,遠處有人彈吉他,清揚的樂聲卻讓人聽來倍感孤寂。

 

月光中我沈沈入睡,常一睡就是12小時。

住在的的喀喀湖畔的那些日子是我身心真正放鬆的假期。

 

 


 

我常行走在La Paz的街道,無目的地的上下漫走。

我到他們的菜市場去買炸雞,也曾在一家華人餐館「月美飯店」用餐數次。

餐廳外常有攜兒帶女的印第安婦女在乞討,玻利維亞據稱是南美最貧窮國家。

 

 

這其間,我也不免俗的拜訪了「女巫市場」(The Witches’ Market)。

但是我對他們的文化瞭解不深,覺得自己像個觀光客,走馬看花罷了。

 

玻利維亞給我整體的感覺就是「高」。

這種高,讓人誤以為自己是居住行走在半空中。

 

許多背包客到玻利維亞,為的就是去「天空之鏡」烏尤尼鹽沼(Salar de Uyuni)。

我沒去,不知怎的,我從沒想過要去。

 

我對安地斯山脈(the Andes)的高山群峰更感興趣,為此還買了一張明信片,以玆紀念。

 

我的下一站是智利的「百內國家公園」(Torres del Paine)。

 

(Andes Expediciones v Trekking  –  Bernardo Guarachi)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