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的陽光】Mazatlán,Mexico

 

【墨西哥的陽光】

MazatlánMexico

 

 

『歡迎,歡迎您到馬札蘭(Mazatlán) …….』收音機裏傳來播音員那略帶西班牙腔調的英文,才恍然覺得自己已身在墨西哥了。

 

過邊界時,護照問題曾遭遇了些小挫折,但終究順利地搭乘了十五個小時的火車來到這個臨海的墨西哥觀光勝地 — 馬札蘭。

十五個小時的火車車程對我而言還是頭一遭,然而也不過是睡了一夜。

 

醒來窗外陽光普照,但見平原迤邐,風光如畫。一匹瘦馬,幾幢幾近傾倒的土房子。墨西哥人坐在屋外聊天,小孩子則追逐著火車,對我們搖手喊叫。

 

時光好似一下倒退到我的童年,那個懷念的中部鄉下。

只是墨西哥是貧窮的,黃土地上栽種的,不是玉米,就是雜樹雜草。它或許是畫家、文人筆下的好題材,卻不是一個進步富庶的表徵。

 

到了馬札蘭,先把美鈔換成匹索,坐上計程車到下榻的旅館。

 

旅館全集中在主要的臨海大道,就那樣地一字排開,好像手牽著手的孩子們想把所有的美景圈圍在自己的腳跟前似的。

高大的椰樹點綴在大海的裙邊,隨著浪的拍打聲輕輕柔柔地搖擺著。

穿著比基尼的美國少女徜徉在海灘上。而海上,遠處的山也柔柔地笑成一片青翠。

 

在此美麗的馬札蘭,熱情的墨西哥風光裏,日光的腳步也不禁漸漸地放緩了,放慢了。

 

換上泳裝,第一件想做的便是去觸摸海水。

這千思萬念、太平洋的海水呵!若是在玻璃瓶內放上我思念的信箋,是否會乘載著浪花,一濤一波地回到我心愛的故鄉?

 

黃昏終於來了,為天邊塗抹上瑰麗的色彩。城中區亮成一片燈海,而海角處的燈塔也開始執行起它的任務。

 

狄斯可夜總會奏起急而熱情的音樂,男男女女穿著夏天艷麗的衣服,盡情地在舞動他們的軀體,和那一室飛揚、五顏六色的燈彩融匯成一片歡樂的景象。

這可是三月天的情景?而那旗杆鎮正冰封在厚厚的雪中呢!

 

我們漫步在臨海的道上,夜風略帶鹹溼地拂過我的臉頰、我的髮絲,好像在呢喃些什麼地令人暈醉。

而海水一浪一浪地撲拍在岩石上,黑暗中可見海草也正恣意地與他嬉戲,真把我給看得迷住了。

 

(圖片來源:Reddit/Google截圖)

 

到了墨西哥,不說戴大草帽、看看鬥牛和西班牙舞好像是白來了。

於是到馬札蘭第二天便和友人去看鬥牛。

 

鬥牛場是一座圓形類似體育場的地方。

四週早已坐滿愛好此道的墨西哥人。

不多時,樂隊吹起輕快的鬥牛音樂,穿著傳統服裝的鬥牛士依續地站進廣場的正中。

 

只見一頭黑公牛自木柵後奔竄而出,背上已給刺了一刀,傷口正流著鮮血。

 

鬥牛士將手中的紅布在牠前面不斷地晃動,而後迴旋出一個美妙的弧度,讓那隻憤怒的公牛撲了個空。

觀眾站起來,大聲叫好。

幾番回合後,藏在那紅布後的利劍便毫不留情地向公牛致命處刺去,鮮血汩汩而出。

 

漸漸地,公牛兩膝癱軟,終因力不支而倒地不起。

看臺上歡呼聲四起,鮮花、帽子紛飛而下。鬥牛士則在數番殺戮後,優雅地微笑,繞場一週,行禮致謝。

 

此時的我,兩眼盯看著那頭死牛被四匹馬拖進木柵之後,心中暗下決定,此生此世再也不來看這種殘忍的表演了。

 

看西班牙舞則在一家高級的夜總會內。

他們除了供應道地的墨西哥食物外,還有一場近兩個鐘頭的秀(show) 。

 

西班牙舞未演先轟動的是那套光彩耀目的禮服。

艷麗的色彩,大串大串的蕾絲縫成荷葉邊。

熱情大方的舞孃微顰輕笑地擺動著她們的腰肢,明亮的節奏在她們的腳下配合得那麼完美。

 

秀中亦有鬥雞的表演,魔術、特技及一曲曲羅曼帝克的南美情歌。

當然,他們也因此賺進了不少美鈔。

 

到了馬札蘭,除了喜歡在沙灘上晒太陽、海邊散步外,我頂愛是在在雜亂的街頭亂逛,和店員們用半生不熟的西班牙語殺價。

當然啦,他們會像台灣的小攤販一樣的告訴你:小姐,今天不賺妳的錢。我們反正夠成本回來就好……

不過,若真不貨比三家,你仍然會發覺強中更有強中手 — 你又上當了!

 

小攤販除了賣當地紀念品外,也有賣玉蜀黍的、賣椰子水、椰肉的。更有那紅紅綠綠一串串令人垂涎的芒果、小野果…..

 

我也愛擠到菜市場去看他們賣魚、賣肉。

而蔬菜水果成堆地展現在你面前,令人總忍不住要去湊那份熱鬧。

不像美國超級市場,什麼都乾乾淨淨,卻也什麼都冷冰冰,單調乏味。

 

到了馬札蘭,我們便交上不少熱情的朋友。

女孩子熱心地帶我們去逛街,經她們一交涉,價錢可以跌到一半。

男孩子則邀我去吃飯、共舞,惹來身旁他的白眼。

墨西哥人是友善的、樂觀的,就像他們的天氣那樣陽光四時,溫暖和煦。

 

假期的後幾天,我們租了輛車開到鄉間去。

 

迂迴的山路間偶或有小孩騎驢而過,穿過草原時可見懶牛橫在路的中央。

我們去拜訪山中一座古老的教堂。

雖有四百多年的歷史,教堂內的聖母像仍保存得很好。

只是木門已近傾倒,那鐘樓映著夕陽的餘暉,真是引人思古幽情!

這種西班牙時代的教堂幾乎幾十公里便有一座,年代或許相近,而建築卻各有特色。

 

在這山中,另有一處古老的監獄早已廢棄不用。

但自那粗大的鐵欄,似乎仍可聽到有人在喊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黃昏裡,我不禁駭然地奔逃而回。

 

塔可(Taco) 、椰子水、大龍蝦……

 

再見了,美麗的馬札蘭。

隨著一週假期的結束,我又得回美國繼續我的學業。

坐在擁擠的火車裏,再度嘗著十五個小時車程的滋味。

 

啊,馬札蘭,我一定會再回來,再回來享受那如同我家鄉的墨西哥陽光。

 

 

附言:這寒假去了趟加州,然而正逢颶風過境,連聖地牙哥也陰陰寒寒起來,不禁特別懷念起去年春假的墨西哥之旅,特以為記。

 

原文 刊載於 台灣日報 「海外迴響」專欄      

 


 

【談古論今】

馬札蘭(Mazatlán) 如今的變化甚多。

由於方便的交通,如,飛機、高速公路以及來自美國的豪華遊輪…..前往馬札蘭度假的遊客一如往昔的絡繹不絕。

美麗的海岸線,迷人的熱帶風光,再加上音樂藝術的薰陶,Mazatlán的觀光地位至今仍屹立不搖。

至於那間古老的監獄,至今仍然傳說不斷,只是現代社會人多車多,它也就失去了往日那謎樣的恐怖氛圍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