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百內】Torres Del Paine, Chile

 

【冬天的百內】

Torres Del Paine

Chile

 

「百內國家公園」(PN Torres del Paine)給我初次的驚喜,緣自牆上的一張海報。

 

這張百內相片讓我「一見鍾情」。

當時我就想:我的「南美行」願望清單當中,除了Machu Picchu之外,

智利的Torres del Paine也是必須造訪的景點。

 

明信片,Hotel Explora Salto Chico

Daniel Bruhin W.

 

Hotel Explora

 

於是我在「的的喀喀湖」畔度完假,就從La Paz直接飛往智利的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

 

我們經過棕色的高原與峽谷,也飛越了無邊無際的沙漠。

然後飛機在Arica降落。在這裡,每位乘客都必須提著自己的行李下飛機。

大太陽底下,我們魚貫的在戶外的海關站,辦理智利的入境手續。

很另類!

 

接著我們又上了同一班飛機,飛到Iquique去接客人。

 

Iquique位於阿他加馬沙漠(Atacama Desert)的邊緣,這裡主要產銅礦,也產魚粉。

 

從Iquique機場,只要隔著機艙小窗,就可以眺望那巨牆般、金黃色的沙丘。

 

(圖片來源:LATAM Airlines/Google截圖)

 


 

 

向南飛

Southbound

 

智利從北到南約4300多公里,東西平均距離為200多公里。

Chile是世界上最狹長的國家之一。

 

 

我搭乘LATAM班機,從Santiago飛往Punta Arenas。

一路上,機翼左側是一整片、皚皚白雪的安第斯山脈。

 

冬天的智利,若非細雨濛濛,即是大雪紛飛。

我們在湖區的Puerto Montt稍作停留,迎接了另一批旅客,然後繼續往南飛去。

 

Punta Arenas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裡的風貌像似紐西蘭的Southland南地。

風強冷冽,Old Man Pine之類的樹木,全被吹得往同一方向彎著腰。

 

Punta Arenas市區建築蠻現代,卻帶著一絲嚴寒邊域的粗獷。

幾場大雪侵襲之後,街道上的地面滑溜溜,黑冰融了又結,周而復始。

 

Punta Arenas

明信片/ Daniel Bruhin W.

 

我在Punta Arenas停留的日子,因為天太冷老想吃熱食,便常上館子去蹭暖氣。

幾頓飯下來,發覺智利的食物實在昂貴且不合我的胃口。

這些「佳餚」不是無味就是太鹹。

大都放了過多的起司cheese,食後難以消化,讓人很失望。

 

智利在南美洲最為富裕,因此這裡的消費水準亦比其他的國家來得高。

而Punta Arenas這種邊城,任何物資迢迢千里而來,更是要加上幾成的運費。

 

還好,我住宿的廣場酒店(Hotel Plaza)是一個CP值極高、令人感覺像家的地方。

 


 

Hotel Plaza

 

 

Gonzalo

我的嚮導

 

Hotel Plaza距離Carlos Ibanez Del Campo 機場約20分鐘的車程。

 

我選擇落腳此處,除了喜歡它如mansion般的古典舒適,也被它的一些名人軼事所吸引。

 

Rob Hall & Gary Ball是紐西蘭的2位著名的登山家,他們曾經數度登上世界最高峰Mt. Everest。

 

而據廣場酒店少東Felipe告訴我:Gary和Rob數度來南美洲,在他們前往

「百內國家公園」及南極之前,都會將這間hotel作為他們的根據地。

 

不相信?Hotel Plaza走廊上就貼有Gary和Rob簽名的登山海報呢!

 

Felipe還介紹我認識了他的麻吉,也是他的大學同學  –  Gonzalo。

Gonzalo後來成為我到百內國家公園旅行的司機兼嚮導。

 

Gonzalo年20歲,蓬蓬頭,英語尚可。

我發覺Gonzalo很好相處,溫柔體貼又有耐心,人比實際年齡還成熟。

Gonzalo的父親是有個牌照的國家公園職業嚮導。

而Gonzalo曾多次跟隨他父親健走百內,國家公園對於他們家而言如同後院。

 

 


 

 

 

冬天的百內

 

眾所周知,百內國家公園的健行路線當中,以W路線最受歡迎。

此外,健走百內的路線還有O環線和Q環線,走的方向和天數都不盡相同。

然而,此地最吸引遊客的還是「百內塔」(Las Torres)和「百內角」(Los Cuemos)。

 

當然,如果您很幸運碰到好天氣,從公路上就可以拍攝到「百內角」的絕佳美景。

 

是的,要拍美照,先決條件就是「好天氣」。

據我所知,有人會在Santiago日日關注氣象預報,等待最佳天候才飛來百內。

 

「印加古道」是我的「南美行」priority,因此冬天遊百內算是我不得已的妥協。

 

只是,冰天雪地中健行,對我來說還真是人生頭一遭。

 

 

 

 

從Punta Arenas到Pueto Natales大約3小時的車程。

 

或許是嚴冬,整條路上,車和人都少得可憐

天空偶而有美洲禿鷹(condor)飛過,牠們盤旋滑翔的姿態曼妙且優雅。

然而condor一旦落地,看起來就像是比較大型的禿頭火雞。

 

(圖片來源:San Benito Live /Google截圖)

 

 

大部分的路面都是壓平的雪地,幸好我們租了一輛四輪傳動4×4。

 

我承認:冬天來百內健走實在相當naive,一種天真又不負責任的觀光客心態。

 

謝天謝地,還好Gonzalo熟門熟路,駕駛技術也一流,我們才沒在雪地裡迷失。

 

我們在Punta Arenas時,曾跟租車公司說好說歹,argue了好久。

因為智利規定,租車公司只能將車租給25歲以上的駕駛人。

Gonzalo20歲,我們最終能成行上路,實屬僥倖。

虧得租車公司老闆是Gonzalo父親的老朋友, 我們才得到特殊的通融。

 

 

 

一路上,不少原駝(guanaco)在原野上自在的吃草倘佯。

據稱,美洲駝喜歡吐口水,而且牠們的唾沫極臭。

也難怪,Guanaco屬駱駝科,牠們的習性跟一般駱駝還真是大同小異呢。

 

我們在Pueto Natales用過午餐,然後邊問路邊前進。

一度,我們的車岔進了Lazo牧場。

這裡有一片樹林,林內的路徑積雪難行。

橋也斷了,我們的4×4只好涉溪橫渡。

沿著Lago Sarmiento湖,我們緩緩向前,竟意外的來到Mirador del Payne。

 

據稱,Mirador del Payne只有在旅遊旺季時,才會開放牧場的房間給遊客居住。

我能見到這座傳統的智利牧場/旅館,也算人生難得的緣分。

 

牧場附近,時而可見智利的Gaucho cowboy騎著馬,在草原上奔馳。

他們帥氣十足,看了真教人心生羨慕。

 

Mirador del Payne,這隻親切的牧羊犬叫Blacky

 

 

一路的耽擱,待我們進到百內國家公園的收費站時,天色已暗。

幸虧賣票的工作人員仍在,我們方能順利的進入園區。

 

因為是8月嚴冬,Hosteria Las Torres沒對外開放。

整棟hotel只有一個英俊害羞的工程師,他帶領著一群工人正在為旅館進行整修。

 

廚房裡倒是有2位烹飪手藝不錯的廚師。

他們人很和氣,也對我優先照顧。(因為只有我一個女生?)

別人晚餐只吃普通的pie派餅,而我的則是一盤的香煎鮭魚加馬鈴薯沙拉。

 

Gonzalo他們安排我住在工人宿舍。

小房間裡有暖氣,也有熱水可洗澡,但是到了夜裡12點就停電。

那晚,當我鑽進睡袋時,外頭仍飄著細雪。

 


 

 

Puma

明信片/ Daniel Bruhin W.

 

 

 

___________

雪地健行

___________

 

Gonzalo和我一早8點就輕裝上路。

因為國家公園的營地和小木屋皆已關閉,想走W路線是不可能了。

我們決定當日來回「百內3塔」(Las Torres) 。

 

因為昨夜下了一場新雪,我們很興奮的發現路徑上竟有美洲獅(puma)的足跡。

 

美洲獅是兇猛的肉食動物,雄性美洲獅最重可達80公斤。

雖然牠們很少攻擊人類,但若是在雪地中偶遇一隻的飢餓的puma該怎麼辦?

 

Gonzalo說:如果不想成為美洲獅的早餐,就要弄出很大的聲響,大喊大叫之類。

最重要的是:千萬別跑! Don’t run,否則puma會以為你是牠的獵物喔。

 

 

 

這一路上,除了冰瀑,就是孤絕清冷的樹林。

 

1個多小時之後,我們抵達了hut之所在,裡頭哆嗦著3位來自英國的背包客。

他們見到Gonzalo,誤以為他是ranger過來查山,一直向G解釋為何他們會進到小木屋裡過夜。

 

冬天的百內,雖然沒有封山,但是所有的huts都上鎖,禁止使用。

3個英國人在瞭解Gonzalo的身份之後,決定跟隨我們上山。

因為前一天他們在雪地中一直迷失方向,走了許多冤枉路。

 

 

 

雪,時下時停。

過了3叉路口,我們開始筆直的往上爬。

這裡的積雪超過我的膝蓋,舉步維艱。

況且大部分的路徑已不復見,全被鬆軟的新雪覆蓋了。

 

我曾經在紐西蘭受過雪地訓練,所以我就將我學過的十八般武藝全派上用場。

大部分時候,我緊跟在Gonzalo身後,亦步亦趨、手腳並用的往上爬。

 

偶而我們也下坡,此時最怕的是一腳踩進了大石頭的隙縫。

腳踝十分疼痛不說,還要使盡吃奶之力,將穿著靴子的腳用力從雪中拔出。

 

「百內塔」在雲霧中時隱時現,像在跟我們玩捉迷藏。

我的肉眼看得見3塔,它們矇矓的身影towering over me。

只是,我擔心相機抓不到影像,就乾脆放棄拍照了。

 

實在intriguing,詭異得很哪!

3塔像是有靈魂似的……

或許它們認為我不夠虔誠,所以說:「下次吧!」

 

 

 

下午3點,我們開始步上返途。

跌一步,滾一步,真是下山比上山難啊!

此時的我,再也顧不上顏面。

摔個四腳朝天,沒人看到,就趕緊自己爬起來。

 

Gonzalo揹了我們的食物,又接過我的小背包。

他一路上一直停下來等我,從不催促我前進,這一點我十分感激。

在等待我的時候,Gonzalo就會自己抽根菸來排解時間。

一見到我,他就馬上遞過來他從山澗取來的泉水。

 

我們下到小木屋, 3位英國背包客決定今晚仍住宿於hut裡。

雖然不合法,小木屋裡很髒,而且連廁所都上鎖了。

但是為了省錢和方便,他們願意在此將就一夜。

 

我和Gonzalo則花了將近2小時,才從小木屋走回Hosteria Las Torres。

雖然全是下坡路,但是此刻天色已全黑。

四周景色看來有些恐怖駭人,天空這時候也開始下起雪來。

 

Gonzalo一直找不到下山的路徑,變得緊張又焦慮。

 

幸好我們立在空曠的高處,借著雪光,山下的那座橋其實還是看得見的。

遠處的Hosteria閃著暈黃的燈火,像是在對我們揮手。

 

Gonzalo看了我一眼,說:「Jane,直下可以嗎?」

我說:「滾下去?OK。」

 

於是,我們就像在「雪道」上溜滑梯一樣,不花一刻鐘就跌跌撞撞的滑到山下了。

到bridge,就等於回到Hosteria的領域,回到家囉!

 

我們終於結束這漫長的一天,結束我們的雪地健行。

 

 

安慰人的明信片( 2 )

 

Gonzalo說:Jane,想像圖中那兩個人就是妳跟我。

 

百內3塔

明信片/ Daniel Bruhin W.

 

從飛機上鳥瞰 百內3塔

明信片/ Daniel Bruhin W.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