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空領地】YUKON,Canada

 

【育空領地】YUKON

 

親子旅行

【阿拉斯加    育空領地】

 


前言:

 

那年夏末,我剛剛在英倫三島旅遊完畢,一回到香港的家,便接到父親的邀約,

說要前往美國的阿拉斯加和加拿大的育空領地去自助旅行。

 

我的父親  陳豐樟  是此次「露營旅遊」的主導人。

我們的成員除了爸媽、我、如妹和她的朋友惠那,還有爸媽的一些山友和同事。

浩浩蕩蕩一群人,共計13位,將一輛旅行車坐得滿滿的。

 

沒錯,他們真的是在「露營旅遊」。

天天搭營帳拆營帳,還每晚用西洋食材烹煮中餐。

行程到了最後,我和妹妹開始受不了,暗地裡偶而也會埋怨。

爸爸耳朵尖,聽到我們不滿的怨言,只是輕喝一聲:shut up !

我和妹妹立刻嚇得噤聲不敢再多說。

 

如今回想起來,那次的「親子旅行」真是一段幸福快樂的時光,因為我們有父母24小時陪伴在身旁。

 

 

 


 

 

 

我們參加的行程是21天SUNTREK的「阿拉斯加探險之旅」。

因為是半自助旅行,旅途中還有一位美國女孩叫Tora,擔任全團的司機兼導遊。

Tora,據說日文諧音是「老虎」的意思,不過她的人倒是蠻溫和有禮。

Tora的英語景點介紹當然需要我的翻譯,因此叔伯阿姨們都一致同意讓我豁免廚房的雜役。

 

 

 

我們的行程如下:

 

從台北飛到阿拉斯加(Alaska),在安克拉治(Anchorage) 停留1晚。

第二天,我們前往Denali國家公園,第四天則前進到最靠近北極圈的Fairbanks。

第六日我們離開阿拉斯加公路的最終里程碑 – Delta Junction,然後過邊界到加拿大的Dawson市。

此次我們二進二出,從美國過境到加拿大,為的就是拜訪以自然景緻聞名於世的「育空領地」(Yukon Territory) 。

 

 


 

 

Yukon地區因為育空河(Yukon river) 而得名。Yukon,意即「大河」。

育空河是阿拉斯加州和育空領地中最長的河流,全長3700公里。

在1896〜1903年間,當Klondike淘金潮掀得如火如荼時,育空河是此區最重要的運輸途徑。

在育空首府「白馬鎮」(Whitehorse City) 、育空河旁,如今仍停靠著一艘「克朗代克號」(S.S Klondike)輪船 。

這艘客、貨兩用的輪船建於1929年,當時風風光光的航行在Dawson和Whitehorse兩城的育空河上。

一直到1950年間,育空河的運輸地位才被Klondike高速公路取代。

 

 


 

道森市(Dawson City)

 

我們在加拿大的第一站是Dawson。

道森市裡有一家古老的賭場叫Diamond Tooth Gerties。

 

我們這種「露營旅遊團」當然不懂也不會賭博,到此只為了看舞孃們跳跳康康舞,

大夥終於也吃了一頓真正的西餐。

 

 

道森市是Klondike淘金潮時期的重鎮,一度曾有4萬人口。

The City of Dawson曾出現在傑克●倫敦(Jack London)的小說《野性的呼喚》(The Call of the Wild) 之中。

如今道森市人口不足2千,比起「繁華」的「白馬鎮」可真是差遠了。

它只有在舉辦雪橇大賽時,平靜的小城才又再度齊聚一些人氣。

 

(圖片來源:YUKON – Into Dawson /Richard Hartmier)

 

在阿拉斯加或者育空領地,我們經常可以看到漂亮的哈士奇(Husky)雪橇犬

和溫馴的黃金獵犬(Golden Retriever) 。

 

後來我在紐西蘭定居,前後有2隻愛犬:一隻Husky叫Blue;另一隻是黃金獵犬叫Happy。

 

Moose Creek Lodge有一隻溫馴可人的黃金獵犬

 

 

我的Happy和Land Rover

 


 

翡翠湖(Emerald Lake)

 

「白馬鎮」到Carcross約73公里。

Carcross原名常Caribou Cross。

因為從前這裡常有北美馴鹿(caribou)經過(cross),故名Carcross。

 

 

 

在Carcross附近有一個湖水碧綠、色澤宛如寶石的翡翠湖。

翡翠湖之所以得名,全因它的湖底有碳酸鈣和粘土的沈積物,再經過陽光折射的結果。

 

 

因為我們去Yukon時已是9月中旬,一路迷人的秋色,美不勝收。

 

 

 


 

母女3人在Kluane自然歷史博物館前

(Burwash Landing)

 

克魯瓦尼國家公園

(Kluane National Park)

 

我們也造訪了Burwash Landing和克魯瓦尼國家公園。

是夜,我們在Kluane湖畔紮營。

此處白楊樹更是金黃誘人,雖然風大,亦不減遊興。

好幸運,夜半時分,我們竟然見到了極光!

一團團不斷旋轉、變幻無窮、綠色的「雲」,實在太奇妙了。

 

 

 

 

在Dawson前往Whitehorse的半途中,育空河上還有一處美景,那就是「五指激流」(Five Finger Rapids) 。

 

 

在湖邊露營,我們常看見有人在垂釣鮭魚。

事實上,不管是阿拉斯加或育空領地,我們都有機會吃到滋味鮮美的鮭魚大餐。

隊友中,竟然有人帶來日本的調味料 – 味噌Miso。

西方人不吃魚頭,他們向釣魚的人索討來鮭魚頭。

那日晚餐桌上,我們自然就多加了一道菜 – Miso shiru鮭魚湯。

 

印地安女人在煙燻鮭魚

 

一路上,我們很幸運,大家也曾親眼見到灰熊跳進湖中去捕魚。

雖然只是那麼一剎那,卻讓大家津津樂道許久。

 

(圖片來源:AlaskaPhotoGraphics/Google截圖)

 


 

白馬鎮

(Whitehorse City)

 

由於育空河(Yukon river) 流到了「白馬鎮」時,河中出現激流,遠看恰似白馬背上的鬃毛,

故依White Horse Rapids為此地命名。

 

1957年,他們在英里峽谷(Miles Canyon)建築了水壩,自此育空河上的激流也消失了。

 

 

Whitehorse這個北地城市,粗曠中帶著富庶的優越。

我們在此痛痛快快的shopping,暢買了一堆美國加拿大製造的衣飾和紀念品。

 

 

之後,我們再次進入美國。

從白馬鎮經Carcross,繼續前往峽灣中的Skagway和Haines去尋幽探密。

返程途中,秋天的景色已經轉換成白雪皚皚的山脈。

 

行駛於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兩節車箱bus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