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的喀喀湖3島嶼】Lake Titicaca, Peru

 

【的的喀喀湖3島嶼】

Lake Titicaca

 

我們在Puno停留1晚,為的就是拜訪「的的喀喀湖」的3座島嶼:

  1. Uros蘆葦浮島
  2. Taquile島
  3. Amantani島

 


 

蘆葦浮島

(Uros Islands)

 

在靠近Puno約5公里的「的的喀喀湖」湖中,至今仍有120多座由蘆葦草舖築而成的浮島。

 

這些蘆葦浮島是烏魯族人(Uros)的家。

 

最起初,Uros人為了抵禦外來迫害才選擇居住在蘆葦浮島上。

一旦敵人侵犯,他們就會將蘆葦家園移動到湖上另一個安全的地方。

 

據稱1000多年前,印加人來襲。

雖然烏魯族人極力躲避,最終仍淪為「印加帝國」的奴隸。

 

烏魯族人自稱是「太陽的兒女」(Sons of the Sun),他們曾經有過自己的語言Puquina。

 

(圖片來源:A City A Month/Google截圖)

 

Uros人居住的這些人工島嶼,採用的原料是托托拉蘆葦草(Totora reeds)。

托托拉蘆葦草是一種巨型莎草 ,大約長到4公尺〜6公尺的高度。

 

(圖片來源:andBeyond/Google截圖)

 

從前,Uros人讓他們的蘆葦浮島任意漂流。

如今,他們懂得使用錨來固定浮島。

這些錨,材料大都為尤加利樹幹。

 

蘆葦浮島上除了一般住家之外,還有出租的民宿、小商店,甚至教堂呢。

不過,許多蘆葦浮島現在皆已是觀光景點,專供遊客們參觀拍照。

 

 

Uros人將曬乾的托托拉蘆葦草綁成一大束,叫作khili pallets。

然後,他們再將khili pallets編製成房屋和浮島。

 

一座浮島的面積從60〜100平方公尺不等,可居住3戶〜10戶人家。

上面則舖蓋著一層層的乾蘆葦,厚度大約1.5公尺。

 

因為長時間泡浸在水中,最底層的蘆葦草最先腐爛。

烏魯族人每兩三星期,就會視情況在「地面」上繼續舖蓋新的乾蘆葦草。

 

一座浮島的壽命大概是30年。

 

 

大家或許注意到,我每張照片都是跪坐著,不敢起立站直。

 

因為我感覺在蘆葦浮島上走路,就如同踩在海棉墊上,沒啥安全感。

 

哈,就笑我膽子小吧!

我真怕若一腳踏下去,一旦踩空,就能將「地面」捅出一個大窟窿。

那麼,哇,人不就要掉進湖裡去囉?

 

 

Uros人也用蘆葦草來編製蘆葦船(balsas)。

因為蘆葦草容易吸水潮溼,所以balsas的壽命大約1年左右就要更新。

 

Uros人住在湖上,他們得風溼關節炎的機率也比陸地上的人高出許多。

也因此,Uros人的居所大多會從「地面」再加高1公尺。

 

我也看過報導,烏魯族人,特別是小孩,偶爾也會掉進湖裡去。

不過烏魯族人大都熟識水性。

他們若掉進水裡,只要爬回浮島即可。

 

蘆葦浮島因為用乾蘆葦草編製,所以用陶鍋烹煮食物Uros人都會特別留意。

若一不小心起火,那麼,整座浮島就可能快速的燃燒焚毀。

 


 

 

(圖片來源:Not in the Books /Google截圖)

 

塔奎勒島

(Taquile Island)

 

塔奎勒島最吸引人注目的是:這裡的男人會一邊走路,一邊編織帽子衣物喔。

 

他們的頭頂上通常戴著一頂垂著流蘇的chullo毛帽。

這種毛帽宛如西方人戴的睡帽,只是五顏六色,看來鮮艷活潑。

據說已婚男子戴的垂帽以紅色為主,而未婚或失婚者的chullo則上半端是白色。

 

Taquile男人的編織傳統起緣於印加時代。

一般男生自8歲起就開始學習編織。

 

我們偶爾也見到一些老嫗坐在路旁編織,她們的頭上都覆蓋著黑色大頭巾。

 

 

塔奎勒島是「的的喀喀湖」中較大的一座島嶼,島上最高點是4050公尺。

 

因為要爬坡,我們的導遊Henry建議我們穿短袖即可。

還好沒聽他的。

站在高處時,我感覺Taquile的風如同尖刀般的冰冷銳利。

 

居住在Taquile的大都是克丘亞人(Quechua),總人口約2200人。

此地有plaza販賣中心,用來出售當地人的手工藝品。

他們還設立特定的機構來集中管理。

社區裡的居民都肯同心同力,一起發展他們的農漁業及觀光業。

 

說到農業,Taquile島民在島上貧脊的坡地種植馬鈴薯。

至今Taquile島民仍以chuño方式來儲存他們過冬用的馬鈴薯。

他們用腳踩踏這些小小粒的馬鈴薯,壓搾出它們的水分。

再將之風乾或曬乾,然後收藏留待冬天時使用。

 

世界上,Potatoes的原產地就在秘魯南部及玻利維亞。

早在8000 B.C.〜5000 B.C. ,這裡的人就以馬鈴薯為主食。

而在「的的喀喀湖」地區,光是馬鈴薯就有830多個不同的品種呢!

 

(圖片來源:Diario Correo /Google截圖)

 

坎塗花(Qantuta)是秘魯和玻利維亞的國花。

島上人家的院子裡大都有種植。

 

導遊Henry說:「你們看,這面土牆上依偎著一株盛放的Qantuta呢!」

 

 

(圖片來源:iNaturalist.ca /Google截圖)

 


 

阿曼塔尼島

(Amantani Island)

 

根據行程表,我們遊「的的喀喀湖」將會有一晚住在Amantani島的民宿。

 

我、Yvonne及她的先生被分配到同一個家庭。

Yvonne和Mark,這對來自澳洲的大學教授夫婦很好相處。

況且,Yvonne的人說話幽默又有智慧。

 

主人家是一對年輕夫婦、4個女兒,再加上一個老母親。

 

我們住的土磚房子(adobe)是男主人自己建的。

他還在走道上,自己舖上各種石塊為地板。

樓上的木製地板則建得有點粗糙,人走在上面,嘰嘰吱吱的直作響。

 

主人家將空餘的一間雙人房和單人房日租給遊客。

島上沒電力。

天黑入夜,我們各分到一根白蠟燭來照明。

 

 

女主人在極其簡陋的廚房內,升爐火為我們作飯。

幾隻雞在屋外庭院裡覓食。

 

晚餐是一碗蔬菜湯,幾粒水煮馬鈴薯,還有一小塊滋味蠻不錯的煎餅。

 

然而,最令我贊賞不絕的是那杯熱呼呼、清爽的花草茶(herbal tea)!

花草茶中主要是muña,它的味道嘗起來類似薄荷。

此外,這裡的花草茶還有野生的thyme,它們遍長在附近貧脊的坡地上。

 

整個Amantani島很寧靜。

這裡有大約有800位居民,一間小診所和一間學校。

 

夜裡狂風大作,竟然下起冰雹來。幸好隔日已轉換成朗朗晴空。

 

湛藍色的湖水吸引我走到海灣,我看見到港口有許多人在搬運貨物。

岸邊不久便出現一個小市集。

這些當地人除了販賣日用品之外,還出售成捆成捆、燒飯煮水要用的木材。

 

我注意到,Amantani島的觀光資源除了「的的喀喀湖」的無敵湖景之外,

那些熱情好客、肯提供民宿的家庭亦是一大助力。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