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塵幕後的開羅】Stories Behind Dusty Cairo

 

【沙塵幕後的開羅】

Stories Behind Dusty Cairo

 

我嫌城市醜,通常擱筆不肯寫。

我甚至很少將相機的鏡頭對準城市森林中的高樓大廈去拍攝。

 

埃及首都 – 開羅(Cairo)肯定是個例外。

 

大漠沙塵,宛如黃色煙幕,讓開羅變得很神秘。

紊亂的巷弄,異國的風貌,處處充滿了未知,甚至還帶有一絲詭異。

不論是從歷史或人文的視角,我都認為開羅值得我深入去探索。

那麼,這篇文章我們就從開羅的建築群體說起吧。

 

 

 

 

(圖片來源: Pinterest /Google截圖)

 

 

從空中鳥瞰,除了尼羅河的暗綠,大地上的開羅,它呈現的唯有灰濛濛的褐色。

 

如同我初次踏進開羅的印象,這裡的空氣中盡是我們肉眼不到、肺部卻感受得到的沙塵!

 

開羅,顯然易見的是一座建築在沙漠中的大城市!

 

 

 


 

 

(圖片來源: World Map /Google截圖)

 

 

住宿

 

開羅,居不易!

 

Why?

 

「背包客棧」中常提起的「細川家」(Venice Hosokawaya Hotel),我二度前往開羅時就想過去給它住住看。

 

我們的Uber在舊城區繞了好一陣子,終於在市場邊的巷子裡找到了「細川家」所在的大廈。

 

「細川家」,主要提供背包客住宿,有床位,他們的一般套房也相較其他hotel來得便宜。

 

「細川家」位於大樓的第4層,他們沒有電梯。

首先我們穿過一道窄暗的弄堂,然後我們提著沈重的行李箱,從樓梯口開始往上爬。

 

整體而言,大樓的階梯還算寬敞。

每一個樓層,左右兩側都齊集著住家或公司行號。

廊道裡,不時有人走動或探頭出來查看,宛如電影中的氛圍。

 

對於習慣鋼筋水泥建築結構的我,這棟大廈給我的感覺,看似厚重,卻另有隱憂。

 

 

我只期望大開羅地區不要發生地震。

 

這裡的大樓,每一棟少說都在七、八層以上。

 

(注:根據維基,1992年芮氏5.8級的開羅地震,死亡人數545人。房舍倒塌,造成5萬多人無家可歸。)

 

現在想想有點後怕,我當時的隱憂應該是人類的基本反應,實非空穴來風。

 

後來我們又住過Holy Sheet Hostel。

雖然這家有電梯,但是仍然脫離不了「老舊」2字。

 

 

 

多年前我初次到開羅,住宿的Novotel位於尼羅河中的Zamalek島。

 

這間旅館的房間,隔著大片玻璃窗,可以鳥瞰尼羅河上的遊船往來。

對岸、粉紅色的「埃及博物館」建築群,遠遠望去甚是顯眼。

在群集國際知名hotel的Nile Corniche大道上,「埃及博物館」的一抹粉紅也算是鶴立雞群。

 

 

 

 

因為住在Zamalek島,我才有機會造訪幾艘「半永久」、停泊在尼羅河岸邊的船屋。

 


 

 

尼羅河船屋

 

說起尼羅河岸邊的船屋,我不能不提起埃及文學家 – 納吉布●馬哈福茲。

 

納吉布●馬哈福茲(Naguib Mahfouz  نجيب محفوظ)是1988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他在開羅的老城區長大,曾經以開羅老城為背景,書寫了多篇在地情景的小說。

 

馬哈福茲的作品,著名者如下:

 

《開羅三部曲:宮間街、思宮街、甘露街》

(Cairo Trilogy: Palace Walk, Palace of Desire, Sugar Street)

 

《我們街區的孩子們》(Children of the Alley)

 

 

我在開羅買了一本英文版的《尼羅河上的漂流》(Adrift on the Nile),並且嘗試從書中人物去認識「開羅人」 。

 

 

 

書的內容是關於公務員Anis Zaki,他和他在尼羅河船屋裡認識的、一群愛好文學的朋友。

 

在船屋裡,他們暢談存在主義,飲酒抽大麻,相互調情,還成天說著頹廢苦悶的話。

 

但是我以為Mahfouz所描述的人事物,和我想像中的開羅人真的相去甚遠。

不是馬哈福茲的問題,我想應該是我根本不瞭解「開羅人」吧!

 

 

 


 

 

【小檔案】

 

歷史由來

 

開羅,非洲最大的城市。

 

Cairo,其名來自法蒂瑪王朝(al-Fātimiyyūn)

大約在西元969年時,法蒂瑪王朝的哈里發穆伊茲決定遷都於此。

他將此城命名為al-Qāhira,開羅(al-Qāhira,Cairo),意即「勝利之都」。

 

 

 

說起開羅的歷史,我們必須說說孟斐斯(Memphis)。

 

Memphis建於西元前3100年左右,是古埃及王國的首都。

因為它介於上埃及與下埃及之間,自古便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Memphis也是古埃及王國的貿易及宗教中心。

 

西元642年,伊斯蘭軍隊攻進孟斐斯,他們將整個Memphis城拆了。

 

自此,孟斐斯不再有人居住。許久以來,孟斐斯都是一片廢墟。

後來埃及政府在此地興建了一棟「生態博物館」(Mit Rahina Museum)。

而圈圍在博物館裡頭,正是一尊躺在地上、巨大的「拉美西斯二世」雕像。

 

 

(圖片來源: Egypt Tours & Travel Packages /Google截圖)

 

 

孟斐斯距離開羅僅20多公里。

 

伊斯蘭軍隊將孟斐斯拆散,而取得的建築材料(如,石塊)則被搬移到Misr去興建軍營。

 

歲月幾經更迭,Misr之後被改名為al-Fusţāţ(帳篷),接著又被稱為Al-Qatta’i…

一直到法蒂瑪王朝時,他們方才定都於此,稱之開羅(al-Qāhira)。

 


 

 

 

 

交通

 

塞塞塞,開羅,行不易!

開羅的道路,不管是在整修或因為路人的紛爭,常常莫明奇妙的大排長龍,塞成一團。

白天塞,深夜也塞,有事提早2小時出門還不能保證可以準時赴約。

 

汽車(Car)

 

1.Taxi

 

在開羅,計程車當然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滿街都是,揮之即來。

 

但是隨之而來的可能是惡夢,因為開羅計程車司機對於價錢經常會出爾反爾。

 

除了故意加價(如,收費站的票是您該付的之類),他們也不客氣的向您索取小費。

 

所以,即使顧客很聰明,也做了功課,仍然可能要支付一些亂七八糟的額外費用。

 

錢的差數或許不多,但是被耍的感覺會讓人想破口大罵。

 

 

2.Uber或Careem

 

用Uber或Careem在開羅叫車很方便,價錢也相較Taxi實際。

 

即使稍後與司機引起爭議,亦可打電話請客服幫忙。

 

首先,最好在出國前就先將app系統設定好,不必綁信用卡亦可使用。

 

使用Uber或Careem,除了要懂得下單(開羅地址) ,車來了還要會用阿拉伯數字確認車牌。

 

 

 

 

地鐵

(Cairo Metro)

 

開羅有3條地鐵路線,分別為藍色1號線、紅色2號線,以及綠色3號線。

 

開羅地鐵在阿拉伯世界算是先鋒,自1987年啟用,每日就有400多萬人流。

 

3條路線,主要的轉運站有:Sadat、Naguib、Mubarak和開羅大學站。

 

為了防止女性遭受騷擾,地鐵的第四和第五節車廂是專門保留給女性使用的。

 

 

 

 

因為吉薩金字塔,部分遊客經常使用2號線前往Giza站。

 

然而,Giza地鐵站並不方便。到站之後仍須叫車或轉搭bus,方能抵達自己的目的地。

 

開羅地鐵使用率高,票價不高,但是以本地人通勤使用居多。

 

而且很可惜的,前往開羅機場的地鐵,至今尚未興建完成。

 

 

 

鐵道

 

 

遊客若想前往南部的Luxor 及 Aswan,除了飛機,還可以搭乘長途火車。

 

位於開羅的拉美西斯火車站(Ramses Station)是我見過,最雜亂、最喧囂的地帶。

 

巴士、汽車、行人…交錯前進,警察不停的吹哨子,每輛車都有高分貝的喇叭。

 

從外表看,拉美西斯火車站倒是乾淨可人。另一面,則是教人望而生畏啊!

 

 

 

為了避開拉美西斯火車站,我們計劃從Giza火車站搭夜舖火車前往Aswan。

 

埃及這個國家的辦事效率,極適合驗證 – 「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句話。

 

我們提早2小時,在Giza的旅館,先後叫了3輛Uber。

根據Google Map,在地圖上,它們很快便抵達進入Giza金字塔區的路口。

然而,很快的車子就不動了。再一會兒,車子就往反方向行駛離去。

 

除了無奈咒罵,我猜該處必定是塞車塞到不行,這3輛車才會決定放棄我們這攤生意。

後來,hotel經理請他朋友鼎力相助,穿梭過大街小巷,我們方才趕上南向的火車。

 

Giza火車站雖不比Ramses火車站駭人,倒也擁擠得水洩不通。

然而放眼望去,票價高昂的夜舖火車,乘坐者以遊客居多,特別是來自亞洲的觀光團體。

在埃及,火車誤點是常態。

抵達Aswan時,我們的火車的誤點率竟然沒有超過3小時!

我暗地裡恭喜自己,真是幸運幸運啊!

 

 


 

 

飲食

 

 

開羅的食物相當多樣化。

 

但是如同其他埃及人,開羅人的日常飲食大都不離下列幾種:

 

kushari通心麵大雜燴

埃及大餅aish baladi

雞、羊肉燒烤

Hawawshi肉夾饃

披薩pizza

麵包甜點

 

 

 

 

我們入境隨俗,很快就鎖定這些美味又平價的食物。

在開羅老城區,我們也發現幾家大排長龍的kushari專賣店。

 

 

 

 

 

埃及最讓遊客們誇讚的是街角常見的果汁攤。

他們的門前高掛著一串串柳橙和香瓜,視顧客需求,現場壓搾原汁原味的果汁。

果汁種類除了常見的甘蔗汁、芒果汁和西瓜汁,還有蛇皮果和羅望子(tamarind)。

埃及人似乎不愛喝純一種果汁,而是喜歡喝2種以上的混合果汁。

我個人認為,那些混合過後的果汁,其滋味更佳。

 

通常我們會先觀察果汁攤老闆的收費標準,再要求他以本地人價格販售給我們。

 

 

 


 

 

開羅 重要景點

 

整個大開羅區,以吉薩金字塔群(Giza Pyramids)當背景,真心適合網美拍照。

 

至於如何避開那些專坑遊客的掮客,建議多閱讀前人經歷,並且牢記: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背包客視吉薩金字塔群為「一級戰區」。想要暢遊,您一定,也必須:

 

「千萬要比埃及人聰明!」

「千萬要比埃及人聰明!」

「千萬要比埃及人聰明!」

 

(重要的事情說3遍。)

 

 

 

此外作者建議您不要錯過的景點,如:

 

埃及博物館(Egyptian Museum)

大城堡(Citadel of Salah al-Din) – 包括: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

愛資哈爾清真寺(Al Azhar Mosque)

 

最後,別忘了撥出時間到哈利利市集(Khan El-Khalili)去shopping血拚一番。

 

 

 

隱藏在沙塵幕後的開羅依然神秘,市景小民的日常卻變得清晰有趣。

若非疫情肆虐,今年此刻我應該回到埃及去long stay。

期盼地球早日安康,懷念埃及,懷念開羅,特此為記。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