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公路】 Scenery along Highway 65

 

【死海公路】  

Scenery along Highway 65

 

( 1 ) 阿卡巴到死海

 

「死海公路」是一條介於阿卡巴(Aqaba)和伊爾比德(Irbid)之間的南北高速公路,它也是約旦的65號公路(Highway 65)。

約旦的海岸線僅25公里長,阿卡巴( Aqaba )是約旦唯一海港。

濱臨紅海,Aqaba隔著阿卡巴灣 ( Gulf of Aqaba )遙望對岸屬於以色列的伊拉特( Eilat ) 。

自古以來,阿卡巴的戰略地位就不容小覷。如今, 它更是一個繁忙的經濟港口和度假勝地。

一般遊客到約旦旅遊的目標是佩特拉(Petra)的寶藏殿(The Treasury)。

若有餘力,有人也會去瓦地倫(Wadi Rum)體驗一下沙漠的魅力。然而整體而言,Aqaba就只是一個轉機或出入以色列的關口。

阿卡巴、佩特拉和瓦地倫,這個地帶對於到約旦南部觀光的遊客一點不陌生。

它正是約旦的「旅遊金三角」。

 

 

(圖片來源:Divezone/Google截圖)

 

 


 

我第一次到Aqaba,天氣不太好。多日旅行,我身心已十分疲憊,便決定在阿卡巴停留數日。

那時已近5月,炎熱的氣候讓我只能晝伏夜出。

我本想去紅海浮潛,無奈那日狂風大作,雷電交加,沙塵更是鋪天蓋地。不久,天空竟然下起冰雹來。

隔天的天氣仍未見改善。

於是我告別我的義大利朋友,雇一輛車啟程返回安曼(Amman)。

 

 

第一次走「死海公路」給我很大的震撼。

車子駛出阿卡巴不久,我的左側就開始出現巨牆般的黃土山脈,連綿雄偉!

「那裡就是西奈半島。」,司機遙指遠方興奮的說。

是的,西奈半島那一端是金字塔的故鄉,文明古國埃及。

可憐如今連西奈半島也不安全了, 咫尺天涯,我們再也無法像勞倫斯那樣步行橫越那片黃沙大漠。

這條公路上的氣氛緊繃,處處可見荷槍實彈的士兵,沒走幾公里就有停泊著坦克車的哨站。

公路穿越阿拉伯旱谷 ( Wadi Araba ),漠地之外是鐵絲網圍牆,牆的那一頭則是虎視眈眈的以色列。

 

 

車行在「死海公路」上倒是平穩順暢。

可惜遊客為了方便,大都會選擇從沙漠公路或國王公路前往安曼。

其實,沿著「死海公路」,我們可以看到許多有趣的風景地貌。

這裡有起伏的沙丘,貝都因帳篷就隨意搭蓋在荒漠。

這些帳篷不是為遊客準備的,一點也不豪華。

有些帳篷甚至是縫縫補補,但是這就是游牧民族真正的生活, 一切都那麼自然,以天地為家。

 

 

 

在這種偏遠地方,不時可以看見駱駝群和牧養駱駝的貝都因人。

 

 

 

 

阿拉伯半島的駱駝長得又高又大又漂亮。

感覺上,這裡的駱駝比較其他地方(如,埃及或摩洛哥)的駱駝俊美許多。這大概和阿拉伯半島的人一向注重「美駝」的標準有關。

每年在沙烏地阿拉伯的King Abdulaziz Camel Festival 駱駝節,他們會舉辦一個駱駝選美大賽。

榮獲后冠的「駱駝小姐」們身價大漲,還可以得到台幣一億多元的獎金呢!

 

 

 

 


 

( 2 ) 佩特拉到死海

 

第二次走「死海公路」,我和弟弟從Petra雇車直奔瀕臨死海的Hilton度假村。

這次我注意到「死海公路」兩側的風景,除了沙丘還有樣貌奇異的礫漠。

 

《智慧七柱》(Seven Pillars of Wisdom)這本巨著中,「阿拉伯的勞倫斯」(T.E. Lawrence) 曾經如此描述此處的地形:

 

  

我們在此掙扎了好幾個小時,速度奇慢,駱駝走得畏首畏尾,深恐尖銳的地面刺痛牠們柔嫩的腳掌。

這條小徑只能靠沿途的 駱駝糞和稍藍的石塊表層來認路。

 阿拉伯人說這條路入夜後無法通行,這話相當可信,因為每當我們不耐煩地想催牲口走快點時,都會使牠們扭得一跛一跛。   

                                                                                                                                                               

 

這種獨特的礫漠地質,電影《阿拉伯的勞倫斯》中也出現過,讓人印象深刻。

 

 

從高處遠遠眺望,此處地形宛如一個月世界。

正前方的天際,隔著一條無形邊界,那裡就是以色列。

 

 

 

 


 

沙漠綠化

沙漠占去約旦總面積的90%。

除了一些綠洲和阿拉伯旱谷(Wadi Araba),約旦可以說就是個沙漠國家。

人與沙漠爭地!

約旦接受挪威和其他歐盟國家的協助,他們嘗試用陽光與海水的組合來創造新農地。

這項沙漠綠化工程叫做:Sahara Forest Project。

如今,從Wadi Rum到死海邊緣的Potash City,我們可以看見「死海公路」兩旁不斷出現令人驚喜的綠意。

這些成功案例中,最常見有:蕃茄、黃瓜、青椒、石榴和無花果。

種在海水灌溉的溫室中,則有草莓、生菜和烹調用的香草。

 

 

 

 


 

台灣的貢獻

 

台灣和約旦向來友好,特別是胡笙國王(King Hussein bin Talal)在位的時期。

從阿卡巴到沙菲 ( Safi ) 這一段全長176公里的公路是台灣榮工處協助約旦建造的。

當年他們在這片氣溫高達40多度、無人無植物的礫漠中,歷經萬般艱辛與危險 (包括清除邊界一些地雷) 。

1977年榮工處完成了他們的使命。

1979年,榮工處再度完成沙菲到馬玆拉 ( Mazra’a )之間的20公里路段。

因為榮民工程師的血汗,自此替雙方的友誼奠定了穩固的基礎。

Safi小鎮,如今仍一片純樸。

 

 

 

 


 

 

銀藍色的死海

 

我們抵達死海時已近中午。

死海面積810平方公里,比我想像中還要大。

它宛如一面湛藍明鏡,波瀾不驚。

對,沒有海浪的死海!

死海源起於約旦河,只是約旦河流進死海就被它吞噬了,再沒有出口。

因此死海含鹽份甚高,比一般海水高10倍。

它的海水雖然不適合動植物生存,卻含有大量的礦物質。

靠近死海南端建有一間鹽化工廠。他們產鹽,也開發提煉像溴化鎂和溴化鉀這類物質。

藉此,他們替約旦賺入不少外匯。

 

 

我們在死海沿岸的Potash City停留一會兒,給車子加油。

這裡各項設備都與一般城市一樣先進。

這段「死海公路」讓人印象十分深刻,一邊是靠死海起家的化工廠,一邊是奇特的岩石地貌。

清真寺在山坡小城矗立,駱駝隊緩緩走過小村落。

我想,撇除觀光景點,這些才是道地的約旦風光吧?

 

 

 

 

Hilton度假村沒有讓我們失望,迷人的海景,豐盛的餐點,床又大又舒服。

在這裡,慕名前來死海的遊客喜歡躺在水面上讀書或看報。

至少嘛也要裝個樣子照張相,好證明死海的浮力。

然而請您千萬要注意保護眼耳口鼻或任何皮膚傷口,不要讓海水侵入,否則將會痛苦不堪。

除了在死海「游泳」,hotel也提供遊客關於死海黑泥護膚的各項療癒行程。

我們在Hilton休息了一個日夜,隔天就雇車前往馬大巴(Madaba)去拜訪地板上有朝聖古地圖的聖喬治教堂。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