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島嶼假期】 新喀里多尼亞(Nouvelle-Calédonie)

 

【我的島嶼假期】

新喀里多尼亞

(Nouvelle-Calédonie)

 

 

【前言】

 

太平洋上的島國,如婓濟(Fiji)、薩摩亞(Samoa)、紐埃島(Niue)和新喀里多尼亞 …

向來都是紐西蘭人(Kiwis)及澳洲人(Aussies)喜愛的度假勝地。

 

而這些度假景點當中,又以法屬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簡稱NC)為Kiwis心目中的首選。

 

新喀里多尼亞與紐西蘭相距離僅2千多公里,因為是法國屬地,

旅遊品質相對高級,在此亦可嘗到較為便宜的法式海鮮料理。

 

每年七、八月,紐西蘭的嚴冬,NC那潔白的沙灘和溫暖純淨的海水,特別讓人心生嚮往啊。

 

因為是純度假,我這篇遊記是以「日記形式」述說的。

至於照片,我則必須先向讀者們道個歉。

因為我拍攝的NC照片及相關資訊,目前仍存留在我紐西蘭的家中。

所以在這篇文章裡,我只能暫用網路及官方的示意圖,待日後再補上。

 

(圖片來源:Bestjobers/Google截圖)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小檔案】

 

 

法屬新喀里多尼亞

(New Caledonia)

 

新喀里多尼亞位於大洋洲西南方,1853年成為法國殖民地,1946年正式被列為法國領地。

 

New Caledonia的主要島嶼是新喀里多尼亞島(Grande Terre),首府是努美阿(Nouméa)。

 

此外,島嶼中還有遊客們最為熟知的洛雅蒂群島( Îles Loyauté)及松島(Île des Pins)。

新喀里多尼亞的主島和群島附近,尚且環繞著大大小小、美麗的珊瑚礁。

 

新喀里多尼亞的居民主要為美拉尼西亞人(Melanesian,佔46%)和歐洲移民(佔35%)。

他們的語言是法語、玻里尼西亞語和美拉尼西亞語。

 

新喀里多尼亞NC出產鎳礦(Nickel)。

鎳鐵在煉鋼過程中是合金元素添加劑,可以提高鋼的抗彎強度和硬度。

而鎳鐵(ferronickel)正是新喀里多尼亞的重要經濟來源。

NC生產的鎳鐵,主要是輸出到歐洲、台灣、中國和南韓。

 

 

(圖片來源: Larousse/Google截圖)

 


 

羅雅提群島

( Îles Loyauté)

 

羅雅提是群島(archipelago),英文名為Loyalty Islands,由3大島嶼及一些小珊瑚礁所組成。

 

這3大島嶼群極受觀光度假客的歡迎,它們分別為:

 

利富島(Lifou Island)

馬黑島(Maré Island)

烏羋島(Ouvéa Island)

 

此外,含括在羅雅提群島裡的Tiga 、Mouli 和Faiava等島嶼亦有人居住。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Lifou

 

因為我只去過Lifou,所以就專寫這座島。

 

Lifou島是一座狹長、呈不規則狀的島嶼。全島長81公里,寬僅24公里。

 

前往Lifou島的渡輪已經停駛,如今只有少數航班從Noumea飛往Lifou。

這些航班都是小飛機,起飛時間亦有可能隨狀況更改或者臨時取消。

 

然而,碰上朗朗晴空的好日子,飛機低旋在蔚藍的太平洋及群嶼之上,

能欣賞到那絕美的景色可是人生一大樂事啊!

 

(圖片來源: Télé NC/Google截圖)

 

 

我預定搭乘的小飛機,原本是早上7點起飛的。

然而因各種問題與延遲,我誤打誤撞的搭上了11點半起飛的班機。

因此我得到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在島嶼國家旅行,時間要以度假的心情來衡量。

 

Lifou島上有一座機場,距離我入住的Oasis de Kiamu大約22公里。

Ouanaham 機場主要是服務觀光客。

飛到Lifou島的飛機也運送一些當地所需的物資,機場簡單,但設備堪稱完善。

 

開車到機場來接我的是一位Drehu老男人,名叫Laurence。

Laurence一見面就拉過我的行李,扛到自己的肩上。

 

住在Lifou島上的居民主要是Kanakas族,他們大都說Drehu語言。

這個島上就有一個Drehu Village Hotel,不少Drehu島民在此供職。

 

沿途風光秀麗,Laurence交雜著法語、英語單字和手語,試圖向我介紹景點。

一旦見到路旁有人踽踽而行,Laurence立刻向他們揮手打招呼。

「Bonjour !」

若有人示意要搭便車,Laurence就會將車停靠路邊,先和對方聊兩句。

回Kiamu的路上,我們一共揀了3個hitchhikers:2位年老婦女和1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上車就熱情的握住我的手,不停的說:「Sayonana,sayonana …」。

雖然不是日本人,我也知到他說的「莎呦哪啦」是再見,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這輛破舊的Citroen車裡,混雜著人種,嘻嘻哈哈,倒像是一家子要出去郊遊。

我想:天哪,這真是名符其實的Bob Marley country!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Hôtel Oasis de Kiamu

 

我入住的這家旅館,它的宣傳照片有點言過其實,並不像網路上說的那樣就在海邊。

它的建築群和花園是隔著一條馬路,要走2分鐘才能看到海和沙灘的那種。

但是我不以為意。

因為島上人太少了,馬路上亦鮮少有車輛通過。

 

我的房間傍臨著山壁,石崖上盡是珊瑚礁,證明它原本是島嶼海底的產物。

我的周圍是一整片的椰樹林,林間樹梢經常傳來Cagou的叫聲。

 

Cagou鳥是新喀里多尼亞NC的國鳥,

「Cagou、goo、goo …」

乍聽之下,還真有點像遠處有隻狗在低沈的吠吟呢。

 

Hotel的經理叫Didier,遠自西非的迦納(Ghana)。

他的皮膚黑得發亮,是一個笑口常開,見識甚廣的寰宇人。

我們之間的交流,英法語攏嘛誒通。

 

我問Didier,你們Kiamu餐廳可有供應椰子螃蟹(coconut crab) ?

問了幾天他都說沒有,但是他保證他們Kiamu餐廳裡的牡蠣比別家的都新鮮。

「 Huître!」,Didier噘著厚厚的嘴脣,兩手插腰,作態好比非洲大媽。

他爭道說:「Bien sûr,我們Kiamu當然有最新鮮的Huître!」

 

Didier還養著一隻雜種狗,他經常「Gauda、Gauda…..」的喊著他愛犬的名。

不管Gauda是否和cheese有關,還是因印度古城得名,這隻狗實在荒謬可笑。

Gauda喜歡咬自己的尾巴,然後追逐著那團毛一直轉圈、轉圈……

 

Gauda喜歡做的另一件事,就是我走到哪兒牠就跟到哪。

我到海邊去游泳,Gauda就在沙灘上追咬著自己的尾巴玩。

 

(圖片來源: Noumea Discovery /Google截圖)

 

 

(圖片來源: www.iles-loyaute.com/Google截圖)

 

 

7、8月的Lifou島,對於島民而言是冬天。

我穿著泳衣走向海灘時,對面迎來2個正要去上學的女學生。

她們睜大眼睛望著我,不解的問道:「妳不冷嗎?」

 

對於來自溫帶的我,新喀里多尼亞攝氏23度的冬天再舒適不過了。

 

Kiamu前的沙灘雖然不大,位置卻相當隱密,宛如專屬於我的小小lagoon。

 

好久沒有在如此純淨、溫暖的海水中游泳了。

海灘是白珊瑚細沙所形成,在朝陽的反射下,輝映出淺淡的金黃色彩。

清可見底的海水則是一種澄澈的水藍。

當我看見彩色的熱帶小魚在我腳邊游來游去時,那種驚喜真是筆墨無法形容!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圖片來源: Buenos Viajes/Google截圖)

 


 

 

Le déjeuner 午餐

(Hotel Drehu Village)

 

 

Didier派Jacques開車送我去「韋」(Wé)。

 

Jacques是當地島民,面容姣好,一頭捲髮。

此刻他正氣急敗壞,不停的轉動車的鑰匙,「Gii、Gii、Giiii…..」

無奈這輛老車子就是不聽他的命令,發動器一直發出刺耳又尖銳的聲響。

 

小車子無法啟動,不是沒有汽油,原來是Jacques不會開手排車。

為了他的自尊,我冷眼於一旁看他一試再試。

哈,最終他誤打誤撞踩對了離合器,我們就噗噗噗的上路了。

 

我在Wé辦完事,不打算再坐Jacques的車回去,便逕自步行前往Drefu Village。

經過Marina時,我跟一位法國男子問路。

這個男人長得超級英俊,有一雙像亞蘭德倫、幽鬱的眼睛。

 

亞蘭德倫(Alain Delon)是誰?

年輕一代可能不知道。沒關係,我放一張相片上來。

 

 

法國第一美男子(曾經)

(圖片來源: MM52.com/Google截圖)

 

 

也就是這一面之緣,我決定隔年去巴黎試試運氣。

Paris那地方應該有很多長得像「亞蘭德倫」的美麗男子吧?

 

(圖片來源: Noumea Discovery /Google截圖)

 

 

Hotel Drehu Village是一家高檔旅店,幾乎每一間度假木屋都面朝大海。

據當時匯率換算,我估略住一晚至少也要$500紐幣,大概是$300美金左右。

 

反正我是不敢住,我只想進去喝一杯咖啡,探探虛實。

有趣的是,他們面海的房間採開放式,任何人都可以從房間前面的沙灘走過。

這些房客與我們這些「窮人」分享美麗海景,或許他們心中會有些不甘與憤怒?

 

果然,Drehu Village的女侍正是「狗眼看人低」的那一種。

她一聽我只想買一份三明治,二話不說就叫我出去餐廳門外等候。

 

喝,大姐我又不是沒錢 ……

Seafood  buffet海鮮吃到飽的大餐,一個人要價XPF 3900。

好啦,就算是給自己預先慶祝生日了!

(後來我回到Nouméa的Le Surf,一頓海鮮大餐竟然要XPF 6400,So也算賺到。)

 

我選了一張望海的桌子坐下,海面上有幾個人正在玩風帆。

隔壁桌是3家法國人家庭,十分嘈雜。

男人們高談闊論,小孩們互相追逐,幾個當媽的不時站起來吆喝兩聲。

 

哇,是buffet喲,要有一個plan、有計畫的好好吃。

 

就從salad吃起吧 ……

天哪,光是沙拉就有11種,每一盤珍饈都是法國大廚的傑作。

小魷魚、醃黃瓜,還有像白色蛋糕的fish cake,我差點沒將舌頭也吞下去,這些沙拉就夠「夭壽好吃」了。

 

主菜我要了煎魚排和小香腸,搭配的是法國菜中最令人讚賞的特製醬汁。

瞧瞧,看看人家的sauce裡面都有些什麼。

是:Vanila(對,有小黑點的那種真香草)+ 椰漿+木瓜屑…

奶油起司木薯、青嫩長豆,島上最新鮮美味的食材,加上法式藝術般的烹調。

 

吃得好撐!不行,暫停暫停,眼角卻瞥見隔壁小房間裡還有serve甜點。

一張桌子,上頭疊起、舖滿了冰塊。我屈指算算,一共有11種法式點心。

巧克力榛果蛋糕、椰絲酥餅、法式焦糖烤布丁Crème brûlée …..

趕快!不能再猶疑不決了,食客一個個離去,女侍們已經開始在收拾桌椅。

 

臨去,我取了之前我order的那份三明治。

是棍子麵包三明治,裡面只是簡單的包著胡蘿蔔絲和葡萄乾,卻是我吃過最美味的三明治!

 

這頓déjeuner雖然所費不貲,卻讓我吃得心滿意足。

 

(圖片來源: Passeport Gourmand/Google截圖)

 


 

 

麥特礁島

(Ilot Maître)

Nouméa

 

 

那一年的紐西蘭冬天,我在Lifou島得到一個完美的海島度假經驗之後,

當我第二次抵達NC時,便意欲如法泡製,再去一趟洛雅蒂群島(Loyalty Islands)。

我的計畫是先在Nouméa停留2日,然後搭小飛機前往Maré島或Ouvéa島。

 

En Gréve

(罷工)

 

不僅Air Calidonie的機師罷工,連Betico渡輪也全面停駛。

這回就是有前往松島(Île des Pins)的想法,也全都泡湯了。

 

計畫趕不上變化,難道我整個假期就要被困在Nouméa市區?

在Nouméa游蕩了3天之後,我決定自救。

Information 的人幫我找了一家華人旅行社,老板叫Christian。

 

Christian是個年青小伙子,對當地旅遊景點瞭若指掌。

聆聽我的困難與需求之後,Christian建議我到L’Escapade Maître住幾天。

由於園區的餐廳收費高昂,他還建議我預先買好乾糧和水果帶去小島。

因著Christian的提醒,確實替我省下不少銀子。

整個NC給我的印象就是:凡是有跟法國沾上邊的,什麼東西都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L’Escapade îlot Maître這座小礁嶼的面積大約6公頃,距離Nouméa 約5.5公里。

站在小島沙灘上就可以遙望Nouméa的城市燈火,但是總感覺不太真實。

 

L’Escapade îlot Maître既是海洋保護區,也是一個度假村。

礁嶼四周環繞著雪白沙灘,淺海處是珊瑚礁潟湖,很適合浮潛。

 

園區共有將近70間的度假木屋,其中11間bungalows建築在海上,

屋外尚有木板走道與本島相連,隱密而不失便利。

我發現能以天價入住這些海上度假木屋的人,都是前來NC度蜜月的日本夫婦。

 

 

(圖片來源: Survol de France/Google截圖)

 

 

一大清早,我便前往Nouméa的Moselle港口市場去補給未來數日所需糧草。

 

向來我外出旅行,若有機會,必然要找個藉口去當地的wet market探索一番。

 

Moselle港口市場分為海鮮專區、蔬果專區,生肉區,還有販售麵包烤物等攤位。

最貼心的是,市場中心竟然設有café,他們提供平價的咖啡和新鮮出爐的可頌(croissant)。

 

我買了烤雞、百香果和鳳梨(這些是NZ罕有的水果),再加上一些麵包餅乾。

此外,我也給自己買了一把嬌艷的玫瑰花。

賣花的老板很熱心,免費附贈我幾支木麻黃花,心想或許在地人視之為切花吧?

 

小船在L’Escapade îlot Maître港口上岸,總經理Jean Rambaud親自到jetty迎接大家。

如果我以為這位風度翩翩的老紳士是在等我,那就是我在自作多情了。

很顯然的,Jean恭候的是和我同船的10位日本新婚夫婦。

 

往後數日,我經常環繞著L’Escapade îlot Maître的優質步道散步或沈思。

偶而在木板走道上,我也會遇見一兩對正在歡度蜜月的年輕夫婦。

除非我主動提起要替他們拍合照,他們大都是互拍,而且每張照片都比「Yeah !」的手勢。

 

(圖片來源:JET7 jet-ski /Google截圖)

 

 

îlot Maître的天氣日日差不多,都是早上陰,過午放晴,然後來一個美麗的黃昏。

 

有時,我換上泳衣去礁巖區浮潛,或者租一艘canoe,在海邊划獨木舟玩。

 

夕陽西下時,我經常會看見一個男孩帶著他的狗在淺海地帶遊蕩。

天色漸暗,男孩就會走向大海,狗兒則小心奕奕的跟在主人身後。

不知道是否因為害怕踩到珊瑚會軋腳,那隻狗走得一腳高一腳低的。

我想:若是我們家那隻黃金獵犬Happy,早就游泳起來了。

 

「Come on !」,男孩看不慣狗兒的那分慫,便大聲呼喚牠。

直到水深處,男孩將他的狗放到槳板(SUP,paddle board)上,開始站立著向前划。

狗和男孩慢慢的划向停泊在近海處的一艘遊艇,啊,原來那裡是他們的家!

 

 

(圖片來源:Kauana blog /Google截圖)

 


 

 

努美阿

(Nouméa )

 

 

我在Nouméa的日子,除了享受美食,就是逛書店和參觀水族館(太喜歡了,一共去了2次)。

 

來NC之前,Ken告訴我,Jane妳一定要去Tjibaou。

Ken和我對世界上有趣的建築(如,金字塔和馬丘比丘)皆感興趣,更何況建築是他的專長。

我來努美阿,絕不能錯過Tjibaou這個大景點,否則回去NZ如何與Ken討論?

 

 

【小檔案】

 

 

堤堡文化中心

(Centre Culturel Tjibaou)

 

Tjibaou文化中心是由聞名於世的義大利建築師 Renzo Piano所設計。

 

堤堡文化中心位於Nouméa東北方8公里處的Tinu半島,自1998年6月起對外開放。

 

文化中心的命名與原住民獨立運動創導者Jean-Marie Tjibaou有關。

 

Tjibaou使用的建材包括:層積木、原木、水泥、珊瑚、玻璃、樹皮和鋼筋。

建築的設計靈感取自於原住民Kanak人的高腳屋棚架,呈微微彎曲的竹簍形狀。

Tjibaou的建築概念,考慮到風向、陽光與當地文化種種因素,歷經8年才成型。

為融合當地生態,10座竹簍形狀的村落建築,很自然的矗立在榕樹和松林之間。

 

這些Tjibaou建築群,裡面展示的有原住民藝術蒐藏,亦有眾多的照片及多媒體介紹當地的傳統文物。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圖片來源:作者不明/NC 觀光宣傳手冊)

 


 

後記:

因為是純度假,大部分的時間我就是望著大海放空。

然而,新喀里多尼亞NC的多元文化十分豐富,亦值得深入探索。

那麼,就下回見囉!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